【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四十七)

洗漱完毕,两人在餐桌旁吃了顿极简单的早餐。

“这次去哪里?”明楼问。

明诚自咖啡杯中扬起脸,迷惑不解:“什么哪里?”

“我是想问你出差去哪里?”明楼不动声色:“起床时你不是说要出差的吗?”

“噢!”明诚讷讷应着,想了想才说:“要去南边好几个地方,厦门、深圳都有。”

“要去很久?”

明诚点点头:“唔,应该短不了。”

明楼不说话了,面色沉重,一口一口喝干净杯中的咖啡:“待会儿别忘记找钥匙给我。”

“嗯,好!”

“阿诚!”

“嗯?”

明楼望着他,口开得有点艰难:“你要是觉得不习惯,睡不好,我也可以先去客房睡的。”

明诚一怔,旋即点点头:“噢,好!”

“那你能不能早点回来?”

“嗯?”需要转个弯,明诚方明白这个请求是从何而来,顿时又愣了:“唔……事情办完了我就回来,现在也说不好时间。”

明楼脸上慢慢浮现出某种奇异的微笑,下一秒,他蓦地起身去吻了一下明诚的额角:“一路顺风,早去早回。”他说。

明诚手一滑,杯中的咖啡登时全洒到身上,幸好咖啡早已变成温热,不像刚出壶时那么烫人;幸好他现在穿的只是一件棉T,不像白衬衫那么难洗。霎时间,他手忙脚乱地推开明楼,疾步往浴室而去。

明楼又是笑又是愁,终于还是体贴地没有跟过去,给恼羞成怒的人留了些空间。


三天后,明楼用图片向明诚展示了自己的高效搬家成果——书房是最能看出变化的地方,能留下走路落脚的地方实属不易。

明诚看着手机,不禁莞尔

-自己搬的还是找学生搬的?

-哪好意思这样压榨学生,又不是替学校搬家,我请了搬家公司。

-就这么散着也不行,再添几个书架吧!

-好,等你回来,咱们一起去挑书架。

明诚看着屏幕上的字,笑容瞬时消失,良久,他才继续发送信息

-书架都大同小异,你找本家居杂志看着挑就行,挑好了,我让公司里的人去安排。

明楼读完,也不由得叹口气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自己来吧!保证你回来时,家里又是整整齐齐的。

明诚只能回一个简单笑脸。

明楼追问

-你什么时候回来?

-至少下周吧!

-噢,过两天我也要去北京开个会。

明诚想了想,觉得生硬中断交流似乎不太礼貌,于是跟明楼你来我往地交换了一下未来数天的行事历,最后终于耐不住这快尬出天际的聊天方式,道

-我困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好。

明楼想了想,又追过去一条

-明早别忘了吃早饭,三餐都要按时吃。

-大哥晚安!


明诚回上海那天雨下得特别凶,不过好在飞机还没有备降别处,有了这点幸运,打车难这个问题基本也就不算什么大事了。

等行李的空档,他开始准备叫车,手机上的app还没点开,明楼的电话倒是先来了。

“落地啦?”

“嗯,我正在等行李。”

“我正在出口,没举牌。”明楼的声音里全是愉快的笑意。

“嗯?”

“这种天气不好叫车,所以我就赶来雪中送炭了!”

明诚算算日子,笑道:“现在大学也太闲了吧,今天不是周三吗?”

“不识好人心!”明楼笑骂。

“行李好像出来了,先不跟你说了!”

一走近出口,尚隔着十几米的距离,明诚已看到明楼——那种高大气派的样子,在人群中总是鹤立鸡群般醒目,特别好找。

明楼也在第一时间看见了他,眼睛很明显地亮了亮,赶紧挥手示意,然后跟着往通道口走去。

等到两人终于碰头,明诚尚来不及说什么,就被明楼用力拥抱住了。

“瘦了!”明楼说:“没好好吃饭吗?”

明诚有些不好意思地挣了挣,挣脱后脸还在微微泛红:“演过了哈,出个差而已,又不是在哪里牧羊归来,不用这么激动!”为免拾人牙慧,他把那句一眼看到对方就想说的“你看起来好像瘦了点”又给咽了下去。

明楼笑吟吟搂住他肩膀,带着人往停车场方向去:“不好意思么?那咱们回家去慢慢激动吧!”

这话说得太暧昧了,明诚无语地白他一眼,又敏捷地脱开搂抱,加快脚步往前走。

明楼当然不会放任自己就这么被甩下。


回到家,明楼居然变戏法般从厨房里端出一锅现炖鸡汤:“赶紧喝一碗,掸掸寒气,再补一补!”

换好衣服的归人听话落座。根据碗里内容,明诚目测这汤应该是自家做的,但一勺喝下,他的眉瞬时皱了皱——味道没有糟糕到难以下咽的地步,但也就是能喝而已——家里阿香的手艺不至于突然退步至此吧?

他狐疑地抬头看明楼:“这是你做的?”

明楼点点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是,你觉得怎么样?”

明诚很给面子地又喝了一口,微笑:“很不错,跟阿香学的?”

“对,昨天没买到鸽子,就用鸡汤先应应急吧!”

“怎么突然想起来学这个了?”

明楼冲他眨眨眼:“听说喝汤容易长肉,你这么瘦,就该多喝!”

明诚忽然想起刚回国那段时间身材急速横向发展的明教授,不由得笑起来,边笑边点头:“对某些人来说,这个方子是挺有效!”

听出影射的某人也不恼,依旧满面春风:“我们需要努力扩大此方的有效范围,所以你把剩下的都喝了吧!”

明诚瞥一眼那比自己头还大的砂锅,立即表示:“能力有限,爱莫能助!”


应该是吃人嘴短的缘故,饭后,原本只想独自休息的明诚没能拒绝明楼自带盖被的滋扰,就连对方擅自抵近来索吻时他也没能第一时间推却。

吻毕,明楼目光闪闪地注视着他,眼波中凝结的情意比千言万语还有说服力,一时间,明诚动弹不得,只能怔怔回望。

明楼仿佛受到鼓励,再度报以更热切的一吻,这次,他的手也不甚规矩起来。

察觉到不对劲的明诚赶紧推他。脸一阵红一阵白,半晌,他有些着恼地瞪明楼:“你!说话不算话!”

明楼一脸无辜:“哪有?我只是在按你从前的要求做证明题而已!”

“什么?什么证明题?”

“感情的证明题,”明楼说得特别理直气壮:“你从前说行胜于言,要我必须做点什么才能证明是真的爱你!”

明诚脸登时一片涨红:“胡扯!我从没说过这种话!”

“说过!而且就是在这张床上说的。”

“不可能!”

明楼不打算进一步解释梦境和现实的关系,贴上去吻他的唇角:“是不是,证明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明诚气结,但总归是念着那碗鸡汤的余温,没有拒绝得太生硬。

“等一下!”他坐起身,下床出了房间。

不多时,他带着一个小丝绒盒子回来。

“我觉得这是更好的证明!”他将盒子递给明楼。

明楼不解,还是将盒子接过,打开一看,他愈发惊奇了。“这是什么?”明楼把盒子里的东西亮给明诚看。

“大姐给我的戒指,说是妈妈留下来给儿媳妇的!我现在可以物归原主了。”

明楼神色古怪地看着他,半晌,他问:“物归原主是什么意思?”

明诚淡淡一笑:“就是比起给小珉,还是给你更合适的意思。”

明楼定定看着他,看了快半分钟,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那碧莹莹的戒指,终于又笑起来:“虽然绕来绕去的说法有很多不准确的地方,但心意总算明白了,所以还是该收下!”说着,他冲明诚伸出手:“证明接受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庆祝新婚了?”

明诚却只是拍了一下他的手掌:“好啦,现在你可以安心休息了,我刚想起来明天开会的材料还没看,得赶紧去加班了!”

于是这个夜里,明楼再度功亏一篑。



评论 ( 26 )
热度 ( 15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