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四十八)

同居的日子才刚刚拉开帷幕一角,明诚又忙着打点行装要往斯德哥尔摩去。

明楼当然不好阻止,于是只能曲线救国:“我同你一起去吧!”

明诚几乎是想也不想地拒绝:“这次算了,等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去比较合适!”

“为什么?”

明诚一怔,“我的休假计划是早就定好了,你这么突然要休长假肯定不方便的吧?如果时间短,去两天就回,就没必要折腾了。”

“可是我担心。”

明诚微笑:“这些年,我一个人来来去去都那么多趟了,哪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担心你会改主意!”

“嗯?”

明楼深深看着他,话说得意味深长:“我担心你会留在那不回来了。”

怔忡片刻,明诚讪讪一笑:“怎么可能?连小珉都打算回来了,我留在那做什么?”

乍闻此言,明楼很是吃了一惊:“她打算回来了?她们所有人一起都回来?”

他不晓得宋琪姓甚名谁,故而问得语焉不详。

明诚却是相当明白地点点头:“对!她们全都回来。”

“为什么?”问完,明楼觉得自己这话问得很不聪明,人人都有怀乡之情,自己当初不也是去国多年忽然就耐不住想回家了么?

明诚轻轻叹口气:“说来话长,等我征得了小珉的同意,再把那故事告诉你吧!”

话一混,明诚独自上路的事就这么定下了。

可即便定下了,只要操作得当,也不是毫无转圜余地。

咱们明教授就属于那种善于变通,特别会从僵局里寻转机的聪明人。


算好差不多的时间,明楼给明诚打了个电话。

“到了?”

“嗯!”

“一切还顺利吗?”

“挺好的。”

“这回也是住在小海那?”

明诚抬头看了眼对面沙发上冲自己挤眉弄眼的前妻,虽然隐隐有种不祥预感,也不得不老实承认:“是!”

“小海在吗?”

明诚又扫了身旁正捧着pad津津有味看ipanda视频的小女儿一眼,近乎叹息地说:“在,你要跟她说两句吗?她正在看熊猫。”

明楼略一沉吟,笑道:“那就先不打扰了,等她看完再说吧!”

“嗯,那就先这样了?”

明楼也不再拖延:“好,先这样,回头再说。”


这个回头很快,十分钟后,小侄女的视频通话请求就过来了。

“伯伯!”手机屏幕里,小海眨巴着在镜头前愈发显大的眼睛问明楼:“您不是说会跟爸爸一起来的吗?为什么没来呢?”

明楼若无其事地咧嘴笑:“伯伯前两天忙,没有请到假。”

“那现在呢?”

听到女儿这么问,明诚警觉看向手机。

果不其然,屏幕里的伯父笑得十分开心:“现在不忙了。”

“那您赶快过来吧!”

“好呀!”

明诚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已不好阻止,只听明楼又道:“待会儿伯伯就去定机票和酒店,如果顺利的话,咱们明天就能见面了。”

就在小姑娘鼓掌欢呼的当儿,一直在旁含笑看着的妈妈忽然凑到手机前说:“大哥酒店就不用定了吧,我这边家里有地方住的,如果您不嫌人多太吵,住家里更好,小海也希望多跟伯父一起玩,对吧?”

听到这话,小海配合地冲屏幕猛点头:“对呀对呀,伯伯住家里吧!”

伯父的嘴堪堪笑成了一条线:“好,等我跟你爸爸商量一下。”

话都说成这样了,还商量个鬼啊!明诚一边腹诽一边接过手机,语气无奈:“就住家里吧!票订好了把航班号发我,明天我去机场接你。”

放下电话,面对明诚横过来的汹汹目光,程珉一脸无辜:“别瞪我啊!是你女儿先把你卖了的,我只是在践行一个成年人应有的待客之道!”

明诚气结,只好胡噜几下正搂着空空傻乐啥也不懂的女儿头发算是惩罚。

程珉笑嘻嘻地表示:“如果你肯付演出费,我愿意明天帮你演一出大戏!”

“什么戏?”

“抢男人大戏啊!”程珉做出双手捧心状,夸张惊叹:“没想到我这辈子居然还有机会上演这种戏码,而且还是跟个男人抢男人,好刺激好期待啊,啧啧啧!”

明诚蓦地伸手捂住女儿双耳,低声但清晰地对程珉吐出一个字:“靠!”

小海莫名其妙地抬头:“爸爸?”

明诚松手,换上人畜无害的笑容摸摸女儿的头:“没事,爸爸跟你玩呢!”

程珉则拍拍女儿的肩:“小海,来,再告诉爸爸一次,那天伯伯流着眼泪跟你说什么了?”

小海歪头想了一想:“伯伯说他很想念空空,想把它要回去天天在一起。”

程珉冲明诚摊摊手:“这话什么意思?五岁的孩子听不懂,难道你也不懂?”

明诚避重就轻:“所以你没有演大戏的机会了。”

程珉笑着拉起女儿:“走,咱们洗澡睡觉去!”


翌日,明诚带着女儿一块去机场将明楼接回了家。

一进门,毫无心理准备之下,猛然看到那两张高度相似的面孔,饶是一贯稳如泰山的明楼也失态地直接愣住。

程珉与宋琪相视一笑,落落大方上来做介绍:“大哥,这是宋琪!”

“明教授,您好!”

明楼强自镇定,微笑致意:“您好,宋小姐!”

由于这点小意外,其后几个钟头,明楼都被一种不真实感笼罩着。好几次,他试图从明诚眼里寻找一点线索,可惜对方总是在各种逃避他的目光。


第二天上午,回完工作邮件的明诚独立窗前看着外面雪地上疯玩的一大一小,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

“你知不知道你这几天叹的气比我过去几年见过的加起来都多?”

程珉的声音传来,同时还给明诚带来一杯热茶。

明诚接过茶,道了声谢,别无他话。


程珉等了好一会儿,方问:“这才一个月,大哥整个人瘦了一圈,你看着不心疼吗?”

明诚怔怔看着窗外,半晌才喃喃道:“我没想到事情会成这样。”

“我知道,”程珉跟着叹了口气:“你的情况也不比他好多少……匆匆忙忙逃到这里来似乎没什么用,躲不过的依然躲不过!”

明诚转头:“难道你有什么好建议?”

程珉微微一笑:“上一次有人跨过大半个地球来挽回我,我没几天就回心转意了,现在过得挺不错,你愿意见贤思齐么?”

明诚轻轻摇头:“我不能。”

“我能问为什么吗?”

“太危险了,”明诚垂眸,神色黯然:“第一次失败,我和他能那么顺利地将过往痕迹彻底抹除重新回到原位纯属运气。那样好的运气,应该是仅此一次再难重现的。所以倘若再发生第二次失败,我们肯定连兄弟都做不成了,甚至于,可能连家我都回不去了。你该明白的,我担不起再次失败的后果!”

“为什么你这么笃定会失败?”

“因为我没有信心,一点都没有!”明诚声音愈发暗哑:“感情这东西,我好像从来就没弄明白过,不知道它是怎么产生的,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消失的……最开始的时候,尽管他从没说过,但我一直坚信他是因为爱我才跟我在一起的。然而……到现在,他说了,我反倒无法说服自己相信了。”

程珉看着他,斟酌再三,又问:“既然这么不愿意,那何不坚持拒绝到底呢?”

程珉相信,假如明诚从未表现出任何抗拒之意,明楼定不至于如此辛苦憔悴。反之亦然,假如明诚真是一点余地都没给,那明楼也不会死缠不放到这个地步。

明诚露出嘲讽之笑:“是我的问题,明明不敢要,却又舍不得放手,硬生生把事情拖到现在这个无法收拾的局面!”

程珉摇摇头:“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本来在感情上自欺欺人就不那么容易,更何况你们的关系又这么不一般。”

明诚重重点了一下头:“是,欺骗他太难了,本来我以为我已经成功了,结果……”这一顿,顿了将近一分钟,明诚才接着叹道:“我从来没有故意伤害过他,所以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才能狠得下心彻底拒绝。我没有办法驱赶他,只能选择自己逃跑。现在,我只希望有一天他追累了会主动放弃。”

程珉看着窗外的人影,提醒明诚:“大哥不是没有耐心的人,我觉得你这希望很渺茫。”

明诚没接话,只是同样将视线投向窗外。

然后,就在明楼感应到什么,也转头来看窗户这边时,明诚忽然急急抽身离去。

于是,最终只有程珉清楚看到了明楼那瞬间暗下去的眼神中的失落。

满心同情的程珉下一刻福至心灵地想到——如果连自己都这么不忍心,那明诚又如何能抵御得了明楼的悲情攻势呢?

她觉得明诚很快就要无处可逃束手就擒了。




评论 ( 45 )
热度 ( 15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