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五十)

明诚见明镜神情恍惚地离去,下意识起身要去追,却在离开椅子的那一刻又停住了脚步,神情紧张而纠结,活脱脱就是想而不敢的样子。

明楼见状,伸手抹去脸颊的泪,又走过去拍拍明诚的肩,将人推回原位坐好:“你别担心,我去看看大姐。”

明诚看也不看他,只是怔怔点头。

不多时,明楼回来了。

几步开外,他已瞧见明诚的背影在发抖,心里一惊,他赶忙过去扶住那耸动的肩头,喊道:“阿诚!”

明诚没抬头没理他。

于是明楼又柔声道:“我们走吧!”

听到这话,明诚猛然抬头,泪光闪烁的眼睛看起来极是惊慌失措:“走?大姐要赶我们走?”

明楼何曾见过明诚这副模样,心里又酸又痛,却不得不挤出丝笑意安慰他:“没有,不是大姐赶我们走,只是我觉得我们暂时离开比较好。”

明诚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大姐究竟怎么说?”

明楼轻轻按住他的手:“大姐累了,她想静一静,好好休息……所以我跟她说我们会出去几天,等她休息好了,我们再与她细谈。她同意了。”

明诚定定看着他的眼睛,半晌,哽着嗓子恳求道:“放弃吧!好不好!”

“什么?”明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知不知道,直到最后,小珉的父母都没来得及知道小海的存在!我们不能这样对大姐!”说到这,明诚简直是在哀求了:“放弃吧!你赶紧去告诉大姐,刚刚我们只是在跟她开玩笑,你是因为不想去相亲,所以拉着我跟你扯了个谎,其实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你去告诉她,趁现在还来得及!去啊!”

明楼闻言,一时竟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他只能拍拍明诚的肩膀,努力跟这个脑子已经彻底混乱的人讲道理:“来不及了,话已经说出来,哪里还能收回去?再说,我不觉得我们把大姐当傻子愚弄就能让她开心,欺骗往往比隐瞒更恶劣。”

“我们没有骗她!”明诚争辩道:“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只要你现在肯放弃纠缠,一切就还能跟从前一样。这么多年我们都过来了,为什么你现在非要打破平静呢?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跟你有什么特殊关系,能在一个家里互相守望我觉得已经足够了。你不该一直来招惹我的!难道这些年我受的折磨还不够吗?”

这控诉太扎心了,听完后,明楼不仅说不出话来反驳,脑子还嗡地一下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剧痛。他撑不住,只能松开紧抓明诚的手去按自己额头,疼痛加晕眩,一时间,他连站都有些站不住了。

明诚见他神色不对,赶紧伸手扶住:“怎么了?”

明楼本想强装无事,却没成功,只好扎挣道:“没什么,老毛病又犯了。”

明诚一边扶他坐下,一边急问:“药呢?”

“房间里。”

明诚赶紧冲去他房里翻箱倒柜找药,找到后又去倒水,因为着急,有半杯都倒在了自己衣袖上。

明楼服下药,当时也没见有明显好转,于是明诚又问:“还是很痛吗?不然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明楼摆摆手:“不用,歇会儿就好。”

明诚无法,只得把他往沙发上送,然后坐在旁边守候。


十来分钟后,明楼的脸色总算恢复正常。他拉住明诚的手,笑笑说:“别担心,我没事了!”

明诚看着他,嘴张了又张,却没有说出真正想说的话,只问道:“最近头经常这样疼吗?”

明楼摇摇头:“没有,很久没这样疼过了。”

见明诚面有愧疚之色,明楼又笑着补充道:“其实今天也不算特别厉害,比从前好多了。”

明诚叹息一声,低下头,不再与明楼对视,也不愿再开口说话。

明楼则轻轻摇晃他的手道:“你要不愿收留我去五角场,我这几天去住酒店也行。我相信大姐跟小珉的父母不一样,你担心的情况一定不会发生,所以我应该在酒店里也住不了几天。”

明诚握紧双拳,半晌才喃喃道:“这不是收不收留的问题……”

“可我觉得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决定住宿问题!”

“……”


后记:

出去吃饭啦,要是回来的早,就争取把下半夜的事也写上,😘









评论 ( 31 )
热度 ( 14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