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五十一)

离开家前,明诚再一次从车窗看了眼明镜房间的灯光,心情忐忑。

坐在旁边的明楼见状,拍了拍他的胳膊:“放心吧!会没事的。”

明诚长叹一口气,踩下油门,走了。

这一路上,他一句话都没跟明楼说,也不肯看他。

所以进屋后,明楼不得不拽住明诚问:“你明天要出差吗?”

明诚被问愣了——内心深处,他的确是想逃离。然而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觉得再用从前那种方式逃离已不大合适了。

什么才是适合现在的逃离方式呢?

明诚不知道。

于是他只能无奈笑笑:“明天是周六,我不出差。”

明楼稍稍放下心来,想趁势拥抱他一下,不出意外地被拦住:“我去把客房收拾一下,今晚我住那。”说着,明诚已甩手而去,不像上次那样还给对方留下了改变安排的机会。

明楼识相地没有追过去缠他,更没有提出异议——反正是分房,谁睡哪一间又有什么要紧呢?


等明诚收拾好房间出来准备洗澡,却发现明楼热了杯牛奶在客厅等着他。

“喝了吧!”明楼招呼道:“可以安神,晚上能睡得好点!”

不好再推辞的明诚只能依言接过玻璃杯,一口一口喝下杯中物。

这样殷勤周到的明楼让他心中不安。

认真回忆起来,其实从前明楼也是殷勤周到的。当时明诚觉得这些体贴是恋人间的情趣,是情到深处的反映,所以享受得心安理得。而现在.......究竟跟过去是一样还是不一样呢?

明诚觉得自己毫无头绪。

心烦意乱的他只想逃离眼前这虚实难辨的温柔。

“我先去睡了,大哥晚安!”

明楼只能微笑点头:“好,晚安!”


过后,明楼独自在明诚的床上孤枕难眠——经过之前那么多事,他们委实不该分房的。明楼想,此时此刻,自己最应该的是作为枕边人把阿诚揽在怀里,一边慨叹他俩当年犯的傻,一边抚慰对方长久以来默默隐忍的委屈。

如此凄冷的冬夜,他们本该互相舔舐伤口温柔取暖才对。

苦苦挨过一个小时,终于,明楼耐不住,起身往客房而去——不用担心打扰,他相信明诚肯定没睡着。

省过敲门这类虚礼,他直接入室上床钻进了明诚的被子,又按住想要起身抗议的人:“别走,我过来只是想跟你说几句话,没有其他意思,你别紧张!”

尽管别扭,明诚还是听话躺下了:“什么话这么着急?明天说不可以吗?”

明楼低低一笑:“我担心你明天突然又要出差……这些年,我学到了一个教训——有些话,一定要趁早说,想到就说,越快越好。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还有没有机会说。”

明诚低叹一声,讪笑道:“好,那你说吧!”

“我一直在后悔,”明楼开门见山,同时摸到明诚藏在被子下的手,握住:“当初没有厘清自己的心意就跟你胡说八道了那么些话。到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我爱上你的时间远比我自己察觉到的要早得多!”

明诚没吭声,动了动身子,是想抽回手的意思。明楼不配合地用力牢牢拉住他,接着说:“从前咱们在一起生活的日子,每一天我都过得特别舒心。当时我不明白原因所在,只以为是因为我们的关系一直很要好,所以才会相处甚欢。直到你跟小珉结婚,我才终于懂得了,其实我当初之所以主动来找你,是因为我心底里真的想跟你在一起。倘若对象不是你,换作其他任何亲人朋友,我都做不到用那种方式去安慰……当年你问我有没有爱过你,我那个深深伤害到你的答案是错误的,因此现在我要纠正当年的答案——我只是太后知后觉,并不是完全不爱!”

明诚默默翻了个身,背对明楼。

由于怕他拧着胳膊会难受,明楼不得不放开了自己拉着的手,转去揽住他的肩。

好在明诚只是不说话,倒没有拒绝明楼的亲近。

于是明楼放心地在他耳畔诉起委屈来:“这些年,我抓住一切机会跟你道歉,向你认错。你非但不理会不接受,还一直对我卖力表演你有多喜欢别人,用各种绝情的方式将我拒之门外,不留一点挽回的余地。甚至就算离了婚,你依然想方设法让我相信你对小珉是痴心一片,天涯海角矢志不渝,让我连一句真心话都没机会说。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仅仅因为从前跟你在一起时我昏了头,没有辨别清楚自己的感情,你就可以用这么决绝的方式惩罚我吗?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个晚上,半夜从梦里惊醒,我都能清楚感觉到自己是被痛醒的?”

说到这,明楼忍不住吻上他的鬓角,又赶在明诚躲闪前离开了那片滚烫的皮肤。

“我知道,痛苦的不止我一个,你的日子肯定一点也没比我好过。”明楼叹道:“可你却宁愿受罪也要瞒着我……直到今天晚上我才明白,原来那么多痛苦的日日夜夜竟都是在白受煎熬,我们本可以不必过得那般辛苦的,不是吗?现在你我之间已经什么都开诚布公了,你还要把我关在门外多久呢?”

漫长的沉默之后,明诚终于开口:“我明天不会出差……但是……总之,在大姐点头之前,我们都克制些吧!”

明楼急切追问:“那点头之后呢?”

明诚叹了口气:“等看到点头再说吧!”

话已至此,明楼将脸贴在他裸露的脖颈皮肤上,贪婪大吸了几口气息后说:“好,咱们一言为定!”

说完,明楼相当自觉地回去了自己在另一间房的冷床冷被里。



评论 ( 36 )
热度 ( 14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