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关于楼杆的那些事(下·二)

下·一


9.

“听说家里多了个人!”电话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听着像是在问话,语气却是全然的确信无疑,看来电话那头的人已然掌握了准确情报。

其实也不能算太准确,因为家里多了的那个严格说来并不能算是“人”——然而不敢纠正姐姐用词的明楼只能呵呵干笑几声,老实承认:“是!”

“那周六带他一起过来坐坐吧!”不等明楼找理由推拒,电话那头又接着道:“天天成天念叨已经好久没见过舅舅了,你就是再忙,跟家人吃顿饭的功夫还是要有的吧?”

“有,当然有......我一定去!”一贯见姐怂的明总赶紧陪笑答应。

“那就这么说定了,记住,是两个人都来啊!”姐姐挂断前又最后叮嘱了一句。

放下电话,明楼有些无奈地皱皱眉——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要去姐姐那过堂了,也不知这唯一的亲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从刚刚的电话里听来,她应该已经对阿诚的情况略有了解,根据语气分析,姐姐貌似并没有什么不满。

于是明楼觉得自己可以乐观一点估计——周六那顿饭,合家欢的可能性应当还是会大过鸿门宴的可能性。

 

“出什么事了吗?”一直坐在对面沙发观察他神情变化的阿诚好奇地开口问道。

明楼摇摇头,抿嘴一笑道:“没什么事,是我姐姐的电话,让我们周六去她家里吃饭。”

“噢......”阿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记得姐姐,你小的时候她经常会在远处招呼你离我远一点,怕有危险。”他轻笑着回忆道。

 

被提醒了的明楼在记起这段旧事的同时也总算明白了自己当初为何那么爱接近阿诚——

能立在居民院子里的电线杆肯定是慎之又慎地做了安全处理,如果只是靠近的话按说是出不了什么事的。但它毕竟还是属于危险物品的范畴,大人们在心理上便免不了会有所戒备,所以总是一再警告孩子们要远离那个危险物。可是吧,对于那个年纪的小男孩来说,这样耳提面命的禁令反而更会催生他们的探求欲,因此,家长越是不许,年幼的明楼就越是喜欢跑去接近阿诚,完全是一有机会就贴在他身边玩耍,导致后来连姐姐都加入了管教熊孩子的队伍。


 

想到这,明楼不由得问阿诚:“你不喜欢姐姐?”

“没有呀!”阿诚扬眉否认:“我记得姐姐很好看,我挺喜欢她的。”

明楼轻轻点头:“喜欢就好!”不知怎的,他心底居然无法自抑地涌出点点酸意,这绝对是非理性的,明楼心慌意乱地试图将这股莫名其妙的情绪压制下去。

“大哥你也很好看!”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阿诚又周到地补充了一句对他的赞美。

 

自感莫名被撩的人怔了怔,反应过来后他下意识地回赞道:“嗯!你也好看!”

阿诚闻言开心地咧嘴笑了,明楼看得真切——他那黑色的瞳仁里真有璀璨的星光在闪耀——亦或是,电光?


 

10.

三个好看的人很快就依约在周末聚首了。

“大姐,这是阿诚!”明楼向姐姐介绍

“大姐您好!”阿诚礼貌地上前致意。

“好好好!”大姐笑着招呼道:“过来这边坐吧!待会儿菜齐了我们就吃饭......就是随便准备了些家常菜,不知道你爱不爱吃,问明楼他也说不出你最喜欢什么口味。”说到这,大姐轻蹙眉头毫无攻击性地瞥了自己弟弟一眼:“他说你不挑食,什么都一样爱吃,我看是他没留心才是真的吧!”

被指出吃货本质,阿诚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冲明镜咧嘴一笑:“大哥没说错,我真的不挑食!”



明楼在旁笑看他们这颇有些一见如故意味的初次会面,心里的最后一点紧张终于烟消云散。心情一放松,他便有余裕转换成往日那个疼爱外甥的五好舅舅模式。亲热地一把抱起在陌生人面前俨然还有几分害羞的小外甥,高举了几下后明楼问道:“你爸爸呢?”

然而被开飞机开得很兴奋的孩子只是咯咯笑,没有回答。



“哦!他临时有事去苏州了,估计要晚上才能回来。”大姐替儿子解释道,说着又将一个果盘递往阿诚面前,一叠声招呼他尝尝看。

于是乎,来者不拒的吃货就这么从水果、点心一直吃到正餐,胃口好得连带着旁边的小朋友都多吃了一碗饭。

这下大姐更开心了。

一起吃吃喝喝后,小朋友终于不再怕生,主动向陌生叔叔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会开挖挖机吗?”

 

这神来一笔让在场的大人们都愣了愣,最先反应过来的大姐正想解释这孩子最近迷上了玩具挖掘机,那边阿诚已经一脸诚恳地点了点头:“我会!”虽然他没太明白孩子口中说的挖挖机是什么玩意儿,但既然它带“机”,想必应该也是靠电驱动的,那么,会不会对他来说其实也就是几秒钟前后的差别罢了。

喜形于色的小朋友赶紧拉了拉他的衣角:“那我们一块去院子里玩吧?”

说到这,所有人都以为他这是打算拉着阿诚去玩挖挖机,然而孩子的思维跟大人完全是两回事,他们去到院子后一起玩的居然是——皮球。如此说来,或许之前那个问题不过是一个考验性质的接头暗号罢了——唔,会开挖挖机人的就够资格跟我一块玩耍啦!


 

后院遮阳棚下,姐姐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看明楼:“这孩子人不错!”明楼当然知道姐姐口中的孩子指的是不远处那两个“顽童”中的哪一个,抿嘴微微一笑表示同意:“是不错!”

“你们......是认真的?将来打算就这么一直......在一起?”姐姐开口问道,神情严肃起来。

明楼面色平静却心情忐忑地望向姐姐,还好,他并没有从她的表情中读出任何反对之意。

虽然现阶段他和阿诚的关系其实并不是姐姐以为的那样,但明楼也不打算多作解释,索性点点头:“我们还没有明确谈过将来,但彼此都不是打算玩玩就算的。”

其实明楼始终都认为阿诚在情感上还是十足的“年幼无知”状态,许多的亲昵之举可能都是无心为之,那些毫不避讳也许仅仅因为明楼是世上唯一知晓他真实身份的人,亦或者他真把明楼当成了自己的兄长也未可知。然而无论如何,他毕竟承诺过会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既然眼下无法跟大姐解释阿诚匪夷所思的来历,那么放任她误会也许是个比较可行的选择——明楼毫无负担地思忖着——说不定哪天阿诚终于开窍,就能皆大欢喜了,所以现在委实没必要跟姐姐说太多!

没得到自己最想要的答案,大姐端详了他好一会儿,笑叹:“也是,这种事将来怎么样谁也说不清,你现在能有个伴我就很高兴了。唉!这么多年你一直就是一个人,自从阿香跟我过来,连家里固定的人你也不愿请了,平时只让家政公司上门服务......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一想到你要是有个头疼脑热、或者酒喝多了,身边连个照看的人都没有我就觉都睡不好!你说要是万一在家里出点什么意外状况......”说到这,姐姐陡然停住了,不愿将不吉利的话说出口,顿了顿,才又叹息着道:“爸爸妈妈当年把你托付给我......”

明楼轻轻拍了拍越说越伤感的姐姐的手臂:“不会的大姐,您看,现在我不是已经有伴了吗?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大姐按按他的手,语气里总算有了些欣慰:“是,今天看到你们我才放心,我也知道你不是乱来的人,不会把不三不四的人领回家......只是没想到阿诚本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得多,是个靠得住的好孩子!我是一看见就喜欢。”她说着又扫了一眼不远处正玩得兴高采烈的一大一小,目光里的笑意更深了:“当然,最重要是你自己喜欢,家世、长相或者别的什么都不要紧......嗯!只要是个人就行啦!”

明楼当然知道姐姐后半句只是在逗趣,没想到却被她误打误撞到了问题的核心,于是不敢吐露实情的他只能用几声干笑来捧场。


 

临别时,大姐站在门口忽然想起一个重要问题:“对了,阿诚你姓什么呀?”

“姓明!”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短暂的惊诧过后又相视一笑,明镜见此情景虽觉有些莫名其妙,但很快便想当然的将责任归咎于明楼的抢答,先是嗔怪地白了明楼一眼,旋即笑着对阿诚说道:“真是缘分啊!”


 

车子里,明楼望着驾驶座上那张春风满面的脸,明知故问:“今天玩得很开心?”

刚刚又成为了明诚的人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对,很开心!”没等明楼再开口,他又进一步解释道:“天天跟您小时候挺像的,那会儿在院子里看着您玩,我也非常想加入,可惜动不了没办法,今天终于可以啦!”

“嗯!外甥都像舅舅,这是规律!”明楼望着他的侧脸,笑着下了个结论,心情一片大好。


评论 ( 20 )
热度 ( 14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