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错觉番外二·昨日重来(二)

4.

时隔数周第一次回家,时间说长不长,明诚觉得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尚未来得及发生任何变化,所以走到明楼房门口时他不由自主地顿住了——此刻他心里最害怕的就是屋里的那个人也毫无变化。

可事已至此,不进去打声招呼也是不可能的。

深吸一口气,明诚扬起了手......

 

敲开书房门的那一瞬,明诚紧张得根本无法顺利出声打招呼。

好在明楼投向他的眼神很和煦,简直像是用目光在温暖地拥抱他。

这点阔别已久的暖意驱散了明诚心头的惴惴不安。

两秒后,明诚的表情从忐忑复杂变成了若无其事,扬起唇角,他微笑看着明楼:“大哥我回来了,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这个说法挺值得商榷的,因为要认真算起来,其实明诚也没离开多久。但明楼却是满脸赞同地连连颔首:“唔,你总算回来了!”

短短两句话,听来只是兄弟间再普通不过的招呼往来而已,可就在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瞬,一种莫可名状的情绪蓦地涌上明楼心头,电光火石间,他甚至搞不清楚这情绪究竟是喜还是悲,只觉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颤。

为什么呢?

完全不明白!

怔忡片刻后他努力定了定神,方能神情自若地接着笑道:“你是不是又长高了?”说完这句,见明诚一脸语塞的表情,明楼敲了敲自己的头,又是自我解嘲地一笑:“唉!我这脑子里面都是乱糟糟的,最近见人总觉得人家不是高了就是老了,没想到连对你的印象都是不清不楚的了。”

明诚如释重负地笑起来:“不要紧,这都是记忆缺失的正常现象,习惯就好了,再说您觉得我高了总比觉得我老了要强多了。”

“其实我只是没来得及说那后半句,”明楼笑着冲他抬抬眉:“嗯!!你看上去的确比我印象中成熟了不少!”一边说,明楼一边扬手示意明诚过来坐。

 

这轻微的调侃一出,房间里最后残留的那点紧张历史也彻底冰消雪融了。

 

明诚依言在沙发上落座,明楼皱起眉头吸了吸鼻子,仔细闻过后颇感惊讶地问他:“阿诚你生病了吗?怎么身上这么重的药味?”

明诚当然不能实话告诉他,选择药味是因为他自己还没挑好合用的香水。更不能解释说,自己需要一种强烈的外部味道来掩盖自身与明楼一模一样的信息素气味。于是只能笑笑,面不改色地撒了个小谎:“哦!是前两天打球时扭到了肩,所以贴了一块膏药在身上,没什么大事。”

明楼点点头,一脸关切地嘱咐:“下回可要当心,运动伤害有时会落下严重的后遗症,要注意自我保护,尤其是关节部位要保护好,不然将来年纪大了可要受罪的!”

自感快要被这久违暖意烫伤的明诚顿觉喉头一哽,除了低低回一声“好!”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无法感同身受这种情绪的明楼只当他这是在委婉逃避自己的念叨,又呵呵笑了起来:“看我,还在把你当小孩子教育,其实我现在知道的东西可能还不如你多呢,倚老卖老怕都不够资格!”

听到这话,已经整个镇静下来的明诚笑着抿抿嘴:“记忆障碍只是暂时的,而且也不会影响分析判断能力......再说大哥总是大哥,您的教导到什么时候我都该听的。”

“嗯!听起来是比从前更会说话了,”明楼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语气里却带有一点小小遗憾:“唉呀!明明应该没多长时间,但心里总感觉像是跟你分别了很久似的,真是不习惯,对了,这些天大姐和明台也陆陆续续跟我说了一些你的情况,可总不如你自己告诉我来得有意思.....怎么样?工作那些还喜欢吗?”

“还行,都挺好的。”明诚仿佛又成了当年那个向兄长讲述初入新学校印象的孩子,老老实实有一说一:“还跟着从前的老板在那个实验室里,基本上是跟同一批人做同一项研究,除了工资,其他的我都没觉出跟毕业前有什么不同。”

明楼一边细听一边点头微笑,听到这他又问:“你老板为人怎么样?”。

“相当不错,是老派学究作风,算得上自律严谨、兢兢业业......就是有时候脾气相当大,不过也是对事不对人,只要认真工作,挨剋的可能性很小.......”


这一下午,家里其他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似的,一点声响都听不到。明诚坐在那个位置看得真切,其实他回家后半小时,外面草坪上喝茶的大姐和小弟就已经回到了屋里,可谁也没到书房来招呼。于是他们俩就这么一直天南海北地聊了下去,基本上是明楼主问明诚主答,这是他们曾极度熟稔但又暌违已久的时间消磨法子,失而复得的愉快实在是太令人感慨,因此在最初的紧张消弭后,明诚仿佛也进入了某种记忆缺失状态——快乐让他不知不觉忘记了近几年的纠结苦楚,只顾着全神贯注向大哥讲述那些他从前没有兴趣知晓的生活点滴,关于学业、关于工作、还有许多的个人琐事......当然,明诚绝不会提及两人间那已经是过去式的感情纠葛,哪怕最微小的蛛丝马迹也被他小心跳过了——这并不算太难,因为他们的那点关系本就是孤悬在各自正常生活轨迹之外的,除了那每隔一段时间不得不为的纯生理性交媾活动,其实这些年他们压根就没有别的具体交集。而跳过那些身不由己的活动,只会让他的回忆看起来更和谐。如此这般,把一个个经过刻意修剪的片段讲给完全不记得的当事人听,其可信度倒比无差别还原听起来还要更高些。说到后来,甚至连明诚自己都开始疑惑那些令人心碎的痛苦往事是否真的发生过——难道他跟大哥不是一直都像他描述的那样一路亲厚友爱走过来的吗?这难道不是最合情合理的发展吗?一切本应当是这样,这才是现实里最理想的关系状态,除了这个,他们不会再有更好的可能性了......

思及此,明诚在心底暗暗决定——哪怕这和谐共处的状态终究只是无法长久的镜花水月,自己也要贪得一刻是一刻。

 

可惜遭受过重创之人的勇气或信心总是消磨得特别快,不过是一顿饭一次澡的功夫,明诚便已从大喜过望的激动中冷静下来。思来想去,他又决定还是要与明楼保持适度的距离。不然当那一天到来,沉迷于美满幻象的人哪有足够的意志力去承受再次跌落谷底的痛苦呢?


评论 ( 17 )
热度 ( 14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