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AU】关于如何明示钟情(下·四)

18.

初一这天,大姐按照老规矩领着两个弟弟上堂兄家拜年。

就在一家子围着茶点热热闹闹话家常的当儿,明台同学瞅准机会不着痕迹地问堂哥:“大哥,阿诚哥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应该是心理作用,此言一出,明小少爷总觉得自己偷偷瞄到自家大哥的耳朵竖了竖,可惜由于心虚,他不敢再多瞄几眼做确认。

明堂哥拍着大腿一笑:“那小子昨天打电话回来还说他爱上那边的阳光了,打算多待几年,还问我介不介意他在当地成家?”

不等明台开口,明镜倒先把话接过去了:“哎呀!喜欢那边的环境多待几年没关系,娶个洋媳妇儿也不要紧,但可别一直不回来呀!外面哪比得上咱们自己的地方好啊!”

“是啊!我跟你的意见一样,”明堂冲明镜点点头,笑得很爽朗:“所以我跟他说,只要还记得回家,别的我都不管......”

这回明台看得很真切,就在明堂哥说阿诚哥打算在当地成家的时候,自家大哥面上虽然一派若无其事,但拿着茶杯的手还是非常明显地用力紧了一下。这一刻,他实在有些同情大哥——真不幸,还没开始就被甩了的感觉应该挺不好受的吧?接着他又默默地腹诽了一下明诚——哼!阿诚哥那货这样撩完就跑太不厚道了!对了,自己在他追求大哥的时候貌似也起了点推波助澜的作用,回头大哥不会迁怒于自己吧?忐忑间,明台转念又想到——不对啊!大哥由始至终就没答应过,所以阿诚哥也谈不上甩他嘛!一定要说责任的话,也只能怪他自己太后知后觉又死要面子,要是早点把话说开阿诚哥说不定现在已经回来了呢?

于是乎,在思想里成功甩锅的明台同学决定不再深入这些话题,转而嬉皮笑脸地问起了苏州老家的情况。

 

19.

“嗨!大哥!”明台将脑袋伸进书房,脸上挂着堪称荡漾的笑容:“这么晚还没休息呀?”

明楼放下手中的书,下意识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嗯,刚过12点,本想就晚归这档子事训他几句,但一想到对方已然是个今年就要大学毕业的成年人,这个点回来也算不上是多么严重的过错,于是不得不带着黑脸强行转方向:“站没站相,有事进来好好说!”

明小弟吐吐舌头,进来后反手关上门,神秘兮兮地在书桌前站定:“我有个迟来的新年礼物要送你,就不知你还愿不愿意要?”

明楼眉头一挑:“拿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OK!”明台从外套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配着口中轻哼的“当当当当”命运交响曲开场音节递了过去。

明楼对这种故弄玄虚的做派很是不以为然,相当没好气地暼了他一眼才伸手接过。看到照片的那一刻他愣住了,面上的表情看来就像是真听见了命运在敲门一般。

这是一张他和明诚的合照,看背景,应该是去酒吧听爵士乐那晚照的。照片上的两个人都没有看镜头,很明显,这是一张被拍者不知情的抓拍照。

凝视半晌,他方抬眼看明台:“这是哪来的?”

明台对自己这番“献宝”达到的效果很满意,笑嘻嘻地解释道:“我们今天去了这个爵士酒吧......嗯,从前阿诚哥带我去过的,今天来了个喜欢爵士乐的外地朋友,于是我们就带她去那里玩,话说那里的节目真不错......”

明楼没好气地打断了他:“说重点!”

明台应了一声,眨眨眼睛接着道:“酒吧有面墙上贴了很多客人的照片,曼丽眼神好,一眼就认出了你们,然后我跟老板聊了聊,很快就成功说服他把照片送给我啦!”

明楼神色复杂地看着他:“你要这照片的目的就是拿来送给我?”

“你若不想要,我留着到时候送给阿诚哥也可以的!”说着,明台做出伸手要将照片拿回来的动作。

明楼当然不会让他得手,轻轻一避便躲过了明台的手。“好,我收下了。”明楼看着他,似笑非笑地点了一下头:“谢谢!”

“回礼是要先记账吗?”

“可以......”明楼拖长了声调,显得很没好气地答道。

“对了,”明台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嗓子:“有件事我需要帮阿诚哥澄清一下!”

“什么?”

“前天我发邮件问他是不是在那边有了交往对象,而且还打算要结婚了。今早我收到回复了......”明台忽然住了嘴,只是眉开眼笑地看着明楼,故意卖关子。

然而对方只是抬抬眼皮,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当回应。

明台有些没意思地讪讪一笑:“他只回了我八个字:没有对象,没有打算。”想了想,他终于还是把后面那句“这下你可以放心啦!”给吞了回去。

明楼神色不变地点点头:“哦!”

“就这样而已?”

“不然呢?”明楼思忖片刻,还是问了句:“这是你自己要帮他澄清的,他本人应该并没有拜托你吧?”

明台只能不无遗憾地点点头,随即歪嘴一笑:“好了,该报告的我都汇报完了,先上去睡觉啦?”

“嗯!去吧!”

“还有,”明台刚走到门边又回头:“回礼确定是有的吧?”

明楼终于笑着点了点头:“确定!你想好了告诉我就是。”

 

等到小弟心满意足地离开书房,明楼又开始端详手中的照片,并仔细回忆这照片大概是在什么时候被拍下的。

照片上两个人脸上均带着兴味盎然的微笑,视线焦点也都在对方的脸上,看情形很可能正在聊着什么有意思的话题。

明楼记得,那晚他和明诚主要是在听音乐,间或的聊天内容也基本都是围着爵士乐周边开展的。唯一的例外就是当台上的歌手在吟唱一首歌词满是各种why的城市蓝调风歌曲时,他忽然鬼使神差地问明诚:“为什么是我呢?”

这问题听来有些没头没脑,然而明诚还是瞬间会意了。只见他将视线投向远处,唇边浮起一抹说不清是不是苦涩的笑意,少顷,他再度望向明楼时又恢复了那种若无其事的微笑,笑的同时还有些调皮地歪了歪头:“我要是能知道为什么,大概就不一定是你了吧!”

这其实是相当真诚又很有道理的回答,但不知怎的,明楼忽然就觉得胸口有些堵,这堵直到离开时也没能彻底消解,于是他推掉了明诚要送他回家的打算,一个人带着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坐上了出租车。

直到这一刻,明楼才明白自己当时心中的堵从何而来——他不喜欢明诚对自己强颜欢笑,他希望对方能以更真实的模样面对自己......在那之前,明楼从未对任何人有过这样的期许。他很清楚——作为一个社会经验丰富的成年人,谁在面对他人的时候不得或多或少地装模作样呢?明楼对这种装向来都是很宽容的,因为他自己也一样——哪怕就是面对家里的至亲,他也不敢说自己就展现了全部的真实。

那为何还要突然这样苛责明诚呢?

明楼想,这大概是由于自己当时在心底深处已经暗暗在希望他们的关系能是特别的吧?

刚想明白这缘故的人用手指划着照片边缘,轻轻叹了口气。倘若能早点想明白这一点的话,明诚来告别的那天,他们也许可以分享一个带着情感温度的吻。或者如果当时的自己觉得那样进展太快很难接受,那么他们至少还可以用一个拥抱来告别的。

可惜啊!

明楼凝视着照片,不由得又叹了口长气——奇怪,明明是意外收获的很有价值的纪念品,怎么反倒勾出自己更多的不满足来了呢?

 

临睡前,明楼小心仔细地将照片平平压在枕头下方,同时暗暗提醒自己:这两天出门的时候记得去选个合适的相框!


评论 ( 26 )
热度 ( 16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