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如何明示钟情·番外之人生无处不青山

第二天是个阳光特别明媚的大晴天,结果两人在遮光良好的卧室里直睡到晌午过后才起床,白白错过了大好天光。

起床后,轻度洁癖患者检查了一下自己昨天穿的衣服,那点若有若无的汗味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昨晚要是将它们洗了就好了,”明诚啧声道:“这样好的阳光晒一早上肯定能干。”说着,他用说不上是否算有些埋怨的眼神瞟了旁边那个昨晚打乱他生活习惯的人一眼。

那人不想背这锅,歪头一笑:“现在洗也不晚,你可以先穿我的应应急。”

明诚上上下下仔细地看了看他,嘴角一歪,坏笑道:“那估计只能穿运动服,不然腰头尺寸差太远了。”

听懂他话中深意的明楼没好气地出了房间,临走时丢下一句话:“衣柜里自己找,爱穿什么穿什么。”

 

不多时,“我还是得先回去换身衣服,”明诚苦着脸向对方展示他刚穿上的衣服那有些夸张的松垮程度:“不然出去碰到个熟人都没法解释。”

“解释什么?避雨过夜没衣服换,借别人衣服穿一穿是多正常的事,有什么好解释的。”

“那要是碰到明台呢?”

明楼只思考一秒钟便有了结论:“如果碰到他,解释也是白解释,再说我们有必要或者有可能对他保密吗?他很快就会知道的。”

明诚看了一眼天花板:“他知道实情是一回事,浮想联翩是另一回事,我不想因为这身衣服而刺激出后者的发生。”

明楼忍不住笑了起来:“说的也是......对了,你现在住哪,不是大哥那吧?”

明诚摇摇头:“不是,我住在宿舍里。”

“宿舍?”明楼本打算陪他去住处换衣服,听到这个答案倒是很出乎意料:“你们还有宿舍?”

明诚微微一笑:“嗯!一个不对外挂牌营业的招待所,我们通讯社内部人住就算宿舍了。”

一般这种类型的招待所条件如何明楼还是有所了解的,于是他更惊奇了:“招待所不比公寓,只能应急,长期住还是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吧?你回来这么久了,怎么不找个房子呢?”

明诚咧咧嘴:“之前住的房子是大哥送我的毕业礼物,走之前把它长租了出去,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租客也是朋友,毁约不合适......住宿舍对家里好解释,如果另外租房子被大哥知道了,他肯定会念叨我......再说可能也住不了多久,找房子搬家什么的太麻烦!”

听到最后一句,明楼脸上的笑凝住了,怔忡一阵才问:“住不了多久?你又要被外派了?”说完不等明诚回答,他又道:“没关系,如果不方便透露不告诉我也行,我就是随口一问。”

明诚微笑着走到他身边坐下,“接下来我可能要去充电念书,现在还没有最终确定。”

明楼的表情瞬时缓和了下来:“哦?准备去哪读?我们这里?”最后一问是带着期待开口的。

“澳门。”明诚冲他眨眨眼,像是在说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明楼先是很惊奇:“澳门?澳门大学?怎么会想去那呢?”随即他很快又想到了:“是指定的?”

明诚点点头,很轻地应了一声。

“寒暑假会有吗?”

明诚笑得很愉快:“按计划应该是有的。”

明楼也笑了,笑着笑着,他想到一个主意:“这样的话,这段时间你干脆搬到这里来住好了......唔,你要是有顾虑,我可以回家去住!”最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此地无银的一句。

明诚闻言一怔,看着一脸殷切的明楼,思索良久,终于歪头笑道:“嗯,为了考学顺利,住到知名教授家里接受辅导好像也没什么不行的吧?”

得偿所愿的知名教授大笑起身,一边伸手去拉明诚一边道:“那就赶紧出门吧!咱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去你宿舍打包搬家。”

 

路上等红绿灯时,明诚看着旁边那辆公交车上刷着的某保险广告,心念一动,转头问明楼:“你是经济学家,股票什么的应该挺在行的吧?”

明楼神情古怪地看他一眼:“作为一名记者,你难道从没听说过那些因为炒股票而倾家荡产的著名经济学家的故事吗?”

明诚想了想,好像的确是有这么回事,又问:“那除了股票,别的投资方式呢?”

信号灯变了,明楼松开刹车后道:“你究竟想干什么呢?不如直接说需求,我好对症下药!”

“哦,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只有我大哥才能做我的保险受益人,如果我光荣了,抚恤金什么的也只会给他,那你岂不是太没保障了?现在我存款不多,全给你也没什么用,但如果你能有效地让钱生钱,应该就会好一点了。”

听到这口没遮拦的丧话,明楼没好气地甩了个大白眼过去:“你给我好好活着就是最大的保障了,以后少说这种欠打的话!”说完见对方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明楼又飞过一把眼刀:“听见没?”

“遵——命!”明诚拖长音调答道,明显是对他的避讳不以为然。

 

到了宿舍里,明诚谢绝了明楼帮着收拾的提议:“你坐着等我就行,也没多少东西,一个人很快就收拾好了。”

百无聊赖的人观察完这间只比酒店标间少张床的宿舍,顺手拿起了桌上堆的那摞书最上面的一本,一翻,便看到了书中夹着的一张照片。

这是一张十来个人的合影,明楼挨个看过去,终于在左侧找到了笑得一脸灿烂的明诚。通过仔细端详照片上的模样,明楼推测这应该是明诚大学毕业前后照的,经过这些年,现在的他好像已不大会露出这般一览无余的笑容了。明楼又研究了一下照片背景,觉得那风景莫名眼熟,脑中灵光一闪,他向明诚求证自己的推测:“这照片是你说的夹金山露营那次照的吗?”

明诚没有看也没有问是哪张照片,他头也不抬地一边往行李箱中放叠好的衣服一边回答:“对!”

“这些都是你同事?”明楼看着照片上差不多年纪的那群人,起初觉得就同事来说,他们的年纪也未免太整齐了,后来又想到,很多大单位都是按年招募毕业生入职,出现这样一排同龄人倒也不奇怪。

这时明诚已经收拾好那堆衣服,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点点头:“对!”然后他走到明楼身边,拿过那张照片看了看,也许是神情变化的缘故,他整张脸蓦地沧桑起来了。

明楼凝视着他的脸,想问,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明诚若有所感地将视线从照片移到了明楼脸上,四目相对,互相都深深看进了对方眼底。片刻后,明诚露出极浅淡的笑意,慢慢指着照片上的人对明楼道:“那时我们这几个关系最好,晚上在一个帐篷里打牌喝酒......那晚我输得最惨,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倒成了唯一的幸存者。”

“嗯?”明楼有些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你是说......你们......全是?”

明诚没有回答,只是将手指挪到一个穿着蓝T恤的小个子男生处,轻声道:“这是第一个,在贝鲁特......”后面的事他没有细说,又将手指划到旁边那个看起来长得特别像兵马俑的壮汉胸前:“这个是在马里......”最后,明诚轻轻敲了敲照片上那个在他脑后伸出恶作剧兔耳手的小伙子,发出了一声明楼之前从未听过的冷笑:“这个在国内,具体地方我没打听,不出意外的话,我想他这辈子应该都不可能被放出来了吧!”

明楼叹了口气,沉默良久后抬头看他:“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选这份工作,现在是时候了吗?”

明诚抿着嘴看看天花板,也不知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

于是明楼理解地握了握他的手:“不要紧,不知道也不耽误什么。”

明诚看着他笑了,很快这笑又被收敛起来:“我只是在回忆顺序......最早应该可以追溯到大一刚入学的时候吧!有次系里组织活动,其中一场是请一个已经毕业的师兄回来演讲,我是负责接待的打杂人员之一,跟他挺聊得来......大三的时候我在新闻里看到了他的死讯,”顿了好一会儿,明诚叹息着说:“在贝尔格莱德......”

听到那个地名,明楼不由得重重点了一下头,他已经什么都明白了——那几年发生的事,对于任何一个有血性的青年来说都是足以改变人生志向的巨大刺激,明诚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的确很符合他一贯的脾性。

短暂的静默过后,明诚忽然低头吻了他一下,笑容满面地问道:“公平起见,我能不能知道你为什么会改主意呢?”

明楼冲他眨眨眼:“明诚先生,你这是在婉转地要求我表扬你吗?唔......让我想想看你都有哪些优点来着......”

明诚抄起桌上的那摞书转身走了,“我继续收拾,您慢慢想,想好了最好给我发封邮件,我要留底保存!”

明楼有些哭笑不得:“嘿!明大记者,你怎么不干脆让我手写一篇颂词敬呈呢?”

“可以呀!”明诚乐不可支地回头冲明楼比了三根手指:“一言为定啊!”

明楼指指他:“嗯!得寸就进尺是你的第一大能事!”

 

 

 

后记:

文中隐含的人物经历与真实事件在时间线上是有出入的。

近来西班牙的事和一些别的闹剧让我感慨颇多,在这里“夹带私货”也算是为了某种不能忘却的纪念吧!


评论 ( 46 )
热度 ( 17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