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漫长的告白(二)

“Ew......Do you speak Chinese?”

李熏然没有停下擦杯子的动作,仅仅抬头看了一眼吧台对面说话的人。

这是个30岁不到、身材高大.眉目周正、看起来颇有些精英气的男性。此时他尽可能自然地冲李熏然微笑着,但还是被后者捕捉到了目光中那丝不愿透露的紧张。

李熏然很轻微地歪歪头,字正腔圆地冲他笑道:“顾客需要我会,我就会。”

精英男会意地一笑,那丝紧张感也随之明显松弛下来。“太好了,”他坐上离李熏然最近的吧台椅,解释道:“是这样,我们几个朋友在猜测你究竟是留学生还是ABC,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有说服力的痕迹,所以派我来确认一下。”

李熏然将目光越过他,往人来时的方向一看,角落里果然有一桌中西荟萃的男男女女正朝吧台这边挤眉弄眼地张望。他歪嘴一笑:“你的猜测是什么?”

“来自中国的留学生。”

李熏然挑挑眉:“我的确不是ABC,也的确来自中国,可惜不是留学生。”

“哦?那你......”对方问到一半又自觉止住了话头,大概是出于某种尊重隐他人私的习惯,他不好意思再问下去。然而在他看了看表,并不着痕迹地瞟了一眼自己的伙伴后,他不得不选择再度拾起这个问题:“我能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吗?”

李熏然扬了扬自己手上的抹布和酒杯:“如假包换的酒保呀!”

“呃......我的意思是说,你大老远来美国做什么呢?”

“追寻梦想。”

精英男下意识皱起眉,仔细端详李熏然一番后才故作轻松地笑问:“我猜,应该与政治无关吧?”

此言一出,李熏然几乎是秒懂了他皱眉的理由,不由得失笑:“这回你猜的很对,完全无关。”

精英男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又看了眼手表,正想再说点什么,却被李熏然主动开口截住了话头:“我猜......你是玩游戏输了被派来做任务的吧?”

精英男一怔,随即无奈地点头苦笑:“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看出来了。”

“这种情况在酒吧里很常见的,看多了自然就知道了......我猜你不常出来玩?”

精英男默默点头,彻底把话说开后他也放弃没话找话地搭讪了。

“你是中国来的留学生?”李熏然问。

精英男再度点头。

“既然是同胞,那我们就该互相关照啦!”李熏然非常好心地关怀道:“你的任务内容是什么?我能帮忙吗?”

精英男眼睛一亮,赶紧点头解释:“过关条件是跟你聊足五分钟,加分项是能要到电话号码。”

“那你是过关就够,还是想要高分通过呢?”

“我想过关应该就够了!”

李熏然有些惊奇地瞅了他一眼:“看来你还真是不爱玩啊!”

“是,我个人其实不太爱参加这种聚会,今天也是被朋友硬拉来撑场面的。”

“多久了?”

“嗯?”

“我是说,离五分钟满还需要多长时间?”

精英男看了一眼手表:“还有两分钟......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如果是的话我可以马上回自己座位的,其实输了就是多喝几杯,也不会多严重的!”

李熏然不无好笑地耸耸肩:“不会啊!陪客人聊天本来就是酒保的工作内容,今天客人不多,多说两句没什么影响的。”

“噢!”精英男讪讪笑着,终于想起还有一个重要步骤没履行:“对了,我叫凌远,你呢?”

“马洛。”李熏然脸不红心不跳地报了个对外常用的假名。

“很高兴认识你。”凌远说。

不远处传来一阵清晰的口哨声,凌远看看表,冲李熏然笑道:“时间到了,我先回去了,谢谢你!”

李熏然好人做到底,索性送上一个依依不舍的微笑一路目送凌远离开,好明白无误地让那桌朋友们误会他已经对凌远有几分意思了。

果不其然,凌远一回到自己桌边就收到了英雄凯旋般的热烈掌声,隐隐还有几句诸如“你小子可以啊!”、“Casanova”这样的话飘到吧台这边来。这是酒吧营业到一段时间后的常见景象,早已见怪不怪的李熏然没有再去关注他们,转而继续埋头研究自己的酒谱去了。

十几分钟后,凌远又略带赧意地来到李熏然面前。“嗨!”他打了声招呼。

抬头一见来人,李熏然惊奇地张大眼睛:“你运气这么差?又被抽中做任务了?”

凌远咬着嘴唇笑起来:“其实也是我故意找的借口,我跟他们实在聊不来,所以想来你这避一避,可以吗?”

“当然!这里是公共场合,谁都可以来坐的。”李熏然服务周到地问他:“接下来你是想一个人清净会儿还是聊聊天?”

“如果不是太打扰的话,跟你聊聊可以吗?”

“没问题,需要喝点什么吗?”

“琴蕾,”顿了顿,凌远补充道:“就是螺丝锥子、Gimlet。”

李熏然极短暂地怔了怔,随即若无其事地笑道:“噢,你喜欢喝这个呀,现在挺少见的。”

凌远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我对酒没什么了解,点这个纯属爱屋及乌。”

“哦?”李熏然投以愿闻其详的目光。

“我喜欢的一本书里的人爱喝这个。”

“我猜猜看,那本书是不是叫《漫长的告别》?”

“Bingo!”凌远咧嘴笑了:“看来你对这本书也挺熟啊!”

“是啊!隔段时间就会重新翻来看看的。”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仅仅因为一本共同爱看的书,两个完全陌生的人在异国他乡的酒吧里忽然就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相知之意——正如那本书中的两位主人公一般。

 

“你来美国多久了?”这下凌远终于允许自己问一些比较私人的问题了。

“半年,你呢?”

“快五年了。”

“那么你是在读博士?”

“对。”

李熏然点点头,没有再追问更多细节。

踌躇片刻,凌远又问道:“你说你来美国追寻梦想,是指学调酒吗?”凌远暗想:正常来这边找工作的话,应该不至于晚上还要在酒吧打工吧!

李熏然微微一笑,拿出已经对很多人说过的理由:“不是,我想去好莱坞做演员。”

看到凌远吃惊的表情,李熏然愈发想恶作剧逗逗他:“喂,你不至于惊讶成这样吧,我觉得自己条件还不错啊,你这种表情很打击人的。”

“不不不,”凌远赶紧解释:“我只是觉得你看起来不像那些想混好莱坞的人......嗯!你条件是不错,真的!”

“唔,谢谢!”李熏然用低头掩住了自己脸上的笑意。

“你是哪里人啊?”凌远转移话题。

“潼市。”

“真的吗?太巧了,我是江州的,就在潼市隔壁,说起来我们也能算是老乡了!”

李熏然点头表示同意:“的确是太巧了。”

接下来,两人就家乡和洛杉矶周边各种风土人情的异同进行了一番热烈却没什么实际价值的讨论。

半个小时后,座位那边传来一声招呼:“喂!凌远,我们打算走了,你走不走啊?”

凌远回头冲喊话的人做了个手势:“就来!”

“很高兴认识你,”他冲李熏然伸出手:“希望下次还能有这样的聊天机会。”

李熏然跟他握手作别,脸上挂着客套的微笑,心底却完全没把这话当真。若是每一次萍水相逢都要对重逢抱着期待,那做人非得累死不可,他想。

 

凌远那群人出去后、在酒吧门被合上前,李熏然依稀听到有人在问:“怎么不多留一下?再花半小时今晚肯定能搞到手的......”

后面人回答了什么李熏然没有听清,他笑着甩甩头,也不晓得究竟是自己还是凌远的朋友对凌远的认知出了偏差——那么一个不会玩的人,怎么可能做得出从酒吧钓陌生人419的事呢?


评论 ( 29 )
热度 ( 17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