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漫长的告白(六)

今天有事,短点哈!


--------------------

搬进凌远家里后李熏然不得不认真考虑起关于如何向对方坦白的问题来。两人初识那会儿李熏然报假名的行为虽说的确情有可原,但随着谎言雪球越滚越大,那些一开始没有说明白的话,到现在愈发令他难以启齿了。

李熏然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摊牌时机,然而不管怎么考虑,他总觉得时时刻刻都不合适。

算了,就先这么着吧!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李熏然心想,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说不定哪天就能有个特别好的机会砸头上了呢?再说感情最重要的是真心,只要自己对凌远的心意是真诚的,名字身份这些都只是浮云罢了。

除此之外,还有个让李熏然一直拖着不开口的理由也很重要。这理由细说来其实颇有点恶作剧的意味——李熏然特别喜欢看凌远明明心里十分不认同自己所谓的明星梦,嘴上还是不得不帮着加油鼓劲的样子。他觉得这种心口不一很有趣,某种程度上,也可算是那个不太会甜言蜜语的家伙表达自己感情的一种方式,作为情人,李熏然相当享受这种表达。

就这么拖来拖去,从冬天一直拖到夏天,凌远也还是成天叫自己男朋友“小马”。

 

七月里的一天下午,李熏然坐在家里餐桌边整理近期录音笔里的资料,刚埋头工作了半小时,便听见有人开门进来。

由于听到的是钥匙声,背对着屋门的李熏然只当是凌远回来了,头也不回地招呼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又有大餐吃了?”

好一会儿也没有人回答,李熏然狐疑地转头,赫然发现门边站着的竟是个完全陌生的男子。陌生人提着个小行李袋,也正一脸吃惊地看着自己。

只花了一秒钟,李熏然便确定对方绝不是来入室抢劫的坏人,刚想问是怎么回事,那人已经先开口了:“请问凌远还住在这吗?”

李熏然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手足无措地点点头,问:“是,他还住这,您是?”

举手投足间颇有些学究气的男子微微一笑:“我是他哥哥,凌阳。”

听到这跟自己直觉完全吻合的答案,李熏然更加紧张了——他和凌远的关系现在还没有正式公开,更别说跟家人备案了。现在被当场撞个正着,自己该怎么办?

“不好意思打扰了,你是凌远的朋友吗?”凌远哥哥的问题给脑子一团浆糊的李熏然适时递上了台阶,他赶紧点头:“对,我是他朋友......他知道您要来吗?要不要我帮您打个电话?”

凌阳非常礼貌地婉拒了,又道:“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有朋友在这,以前我来这都是自己直接过来然后再联系他的......”

心虚的人只想尽快逃离现场,不假思索地找了个很蹩脚的理由:“噢,那这样的话您就自便吧!我也刚好快到上班时间了,得赶紧出门!”

凌阳看来很理解他的窘迫,不仅没有多问,还相当体贴地表示:“我现在需要用一下洗手间,您请自便!”

“好的,再见!”

“再见!”

洗手间门一关,李熏然便以逃离作案现场的速度飞快收拾好桌上的电脑,然后跑路了。

 

“喂!凌远,你哥来了,现在正在家里。”走到楼下,李熏然便拨通了凌远的电话,急促的喘息声暴露了他的高度紧张。

“你们撞上了?”

“嗯,我没说我也住在那,找了个理由就溜出来了,不过估计他很快就能发现那里还有另一个人生活的痕迹了,怎么办?”

凌远沉默片刻,安抚道:“没事,不用紧张,既然撞上了那就只好坦白了。”

“啊!不会出什么事吧?”

“应该不至于,现在这种事多常见啊,他出来这么多年,早就见怪不怪了。”

李熏然长吁一口气:“那你们好好说啊!”

凌远笑了:“放心吧!我们从来就没打过架。”

这之后,李熏然在打工的酒吧一直提心吊胆了三个小时才收到凌远的短信

-放心,没事。就是有件事很不好意思,你今晚能不能在外面凑合一夜?我哥他今晚住这,明天就走了,我想你也不愿意现在就来面对他的吧?

李熏然心想这不分明就是谈崩了的节奏嘛,可又不好点破,只得回道

-好的,我有地方住,你别担心。

想了想,他又把“一切以和为贵”这几个字给删掉了才按下发送。



后记:

我记得剧里院长大人是有哥哥和妹妹的,但是哥哥叫啥名字我就没印象了。所以直接用输入法搜了个相近的名字,如果原剧里他哥不叫这个名字也不改了,反正从人设上来说,他其实完全是个私设。嗯



评论 ( 25 )
热度 ( 17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