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告白番外之·情不怠,必有邻

一下出租车,李熏然就掏出手机给凌远打了个电话:“今天加班吗?”

“有事?”

“我要申请吃病号加餐!”

“出什么事了?”凌远瞬时提高了音调:“你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大事,受了点小伤,已经处理好了,我就是装模作样在领导那骗了几天假。”

尽管电话里说得云淡风轻,但凌远相信实际伤情肯定不像某人标榜的那么轻微——话说领导是那么好骗的么?

“你现在在哪?”

“你家楼下。”

“我马上回去!”

“哎,真的不严重,你只要按时下班回来做顿饭就好了......”

 

半小时后,经过仔细检查伤处,凌远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看我没骗你吧!”李熏然笑眯眯地冲他抬抬眉:“就是轻轻蹭了一下,血都是自己止的,以我的受伤经验,这种小伤很快就会没事的。”

再说如果真是什么严重的大伤,打死他也不会第一时间上门来吓唬人啊。届时他优选的处理方案肯定是把伤养得七七八八了再来装健康——假如消息没有泄露到凌远这的话。

凌远哪里会不明白他心里那点小九九,好在这回是真没什么事。也因着这一点,没理由借题发挥,于是他只好问:“想吃什么?我现在赶去买菜应该还来得及。”

“不用买了,我刚看到冰箱里还有几根胡萝卜,切成丝炒鸡蛋就行。”李熏然嬉皮笑脸地冲他举了举自己那只伤手:“说要加餐是跟你开玩笑,我只是想跟你打声招呼,顺便让你少加点班。”

凌远没奈何地看着他:“行,知道了,我这就去切胡萝卜!”

 

洗完澡,凌远又认真检查了一番伤口的沾水情况,确认无碍后才放人去卧室睡觉。

“原来有专属家庭医生照料的感觉这么好啊!”李熏然揽住凌远的肩膀,一下子把大半体重都压了过去:“我觉得在家被看护比住院可舒服多了!”

凌远瞟他一眼,反驳:“错,不用被看护的感觉才是最舒服的!”

说着,两人已来到床边,他手脚麻利地将人从肩头塞进了被子里。

“可如果没有伤病,我哪好意思天天让人饭来张口地照顾嘛?”

“谁让你不天天待在这呢?如果你天天在我身边,我就可以......”话说到这里,凌远忽然把后半截给吞下去了,讪讪一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咱俩现在住到一起的条件还不成熟,我就是随口一说。”

李熏然会意地点点头,转转眼珠,算出答案后他笑着宣告:“我爸还有不到三年就退休了,我们熬到那时候就差不多啦,再忍忍吧!”

凌远闻言,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只是因为这个?”

“是啊!”李熏然歪嘴一笑:“要不是为了他老人家在单位的面子,我哪至于放着你这个现成的大厨不要,天天吃那么多食堂啊?”

凌远瞠目结舌地望着他,良久,他探手抚上李熏然的面颊:“原来只是为了你爸爸?我真是没想到,我还以为,还以为......”过多的惊喜让他忍不住笑起来。

“你以为什么?”

凌远有些不好意思地抿抿嘴:“我以为你是不想让我们进展太快,所以才坚持要保持距离。”

李熏然略显茫然地眨了眨眼:“以我们的进展速度,貌似也不差这点距离了吧?你的逻辑真奇怪!”

“既然是这样,”凌远赶紧问重要的关键问题:“我们不住在一起,做近邻可以吗?这样也能就近照顾。”

“这主意不错!”李熏然眼睛一亮:“明天我就去中介那问问,看看这小区里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可租。”

“住隔壁会不会太近?”

“嗯?”

“对面的房子是空的。”

“那太好了,不知道他们想不想出租,或者愿意卖也行啊!”说着,李熏然伸手去够手机:“我找个中介网站看看,说不定已经挂在上面了,这种事一定要抓紧,不然就被别人抢啦!”

“熏然!”凌远轻轻按住他的手,问:“你真的想好了?不用再仔细考虑一下?”

李熏然一怔:“考虑?你是说这样会有什么问题吗?”

凌远目光灼灼地凝视着他:“我怕你会后悔。”

“后悔?那就到后悔的时候再说嘛!”李熏然笑嘻嘻地挪开他的手,一边开手机一边说:“我说你不要老是胡思乱想,至少现在我很愿意做你的邻居,而且近期内变卦的可能性很低,这就够了。太远的事没必要想太多,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想了也是白想!”

凌远抽出他的手机,“如果你真打定了主意,就没必要找中介了。”

“为什么?”

凌远淡然一笑:“因为隔壁房子是我的。”

“啊?”

“当初我同时买了这一层的两套房子,原想让我爸爸妈妈住过来方便照顾。但他们舍不得旧房子和老邻居,只说想等年纪大些再搬,而我又不想跟租客做邻居,所以房子就这么空着了。”

“嘿,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早说。”李熏然忍不住肘击了他肩膀一下:“害我白吃了大半年食堂,刚刚又白扯了那么多废话!”

凌远定定望着他,望了好一会儿才微笑道:“我怕计划得太好,你便没有拒绝的余地了,不管再怎么希望,这点自由我还是应该保障你的。”

相当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把李熏然说得心里一酸。他拥住凌远,静默半晌后说:“凌远你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嗯,我怎么了?”

李熏然叹了口气:“风度修养那些总是得用委屈自己的方式才能实现。既然在外面已经有那么多不得已,我就绝不要你再在我这里受委屈,所以今后你有什么想法随时告诉我可以吗?”

凌远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紧紧回抱住他,然后轻声嗯了一下。

就这么抱了几分钟后,李熏然偏头,极尽温柔地吻上那道每次看见都会心疼不已的伤疤。

不料凌远却忽然开口道:“现在我有个小小的意见。”

“嗯?”

“我希望你下次能换个地方。”

“换什么地方?”李熏然完全听不明白。

凌远鼓了鼓半边脸颊:“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吻我都是从这道疤开始的?再这么下去,我真的要误会了!”

“误会什么?”

“误会温存只是你用来补偿我的方式。”凌远刻意压低声音,口吻显得有些愁云惨淡:“这样很打击人,因为我会觉得是自己太没有魅力,所以只能靠卖惨来博取你的同情!”

“我去,你思想真复杂!”李熏然凑过去轻轻咬了咬他的嘴唇:“不是说好不再胡思乱想了吗?”

“你换个地方我就不想了。”

“是——房东先生!”

“人生中经历的一切都会或多或少在脸上留下痕迹,这个是爱情留下的,我觉得没什么不好”

李熏然忍不住又亲了那伤疤一口,“今天最后一次”,他笑吟吟地说:”我保证下一口一定换地方,琼瑶先生”

听到这话,被揶揄的人决定取消给他的伤员优待。

这一晚的激烈太过难忘,所以直到很久以后,李熏然也不敢再这么称呼自己的男朋友了。

评论 ( 29 )
热度 ( 17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