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九)​

这几天挖坟《所来径》的同学好多(好了,我刚刚知道出现这么多挖坟的原因啦,^_^),让我想起了我貌似还有篇番外的脑洞一直没写。



不过坑得一个一个填,为了不乱队形,我还是先把这个写完再整那个吧!



话说我现在白天赶报告,晚上挤楼诚,导致我每次把手放到键盘上都要努力找对应的手感和行文思路,有种接近精分的痛苦啊。



不知道你们同时写应用文和小说时有没有这种困难呢?



要是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一定要不吝赐教哦!



 

(九)

经过某工作狂不知疲倦的日夜奋战,原计划要到6月里才能正式挂牌的明氏杭州分公司居然赶在季春时节就顺利开了张。

工作狂只觉志得意满,恨不能再接再厉,带领部众再连下两城就好。

 

可惜,这世上并不是人人都像他那样以工作为人生第一要务的。

 

“诚总,虽然国家砍了一大半的五一假,但我今年可一定要按十年前的黄金周标准来休劳动节!”他的得力干将,前些日子密集加班加得都快成乌眼鸡的小朱同志,此刻正气势汹汹地拿着份休假申请来“命”领导签字。

明诚接过单子,莫名的,这个靠工作冲淡了失恋郁闷的人忽然兴起,坏笑着冲来人眨眨眼:“哎呀!小朱,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我会很想你的,我看你还是少休几天比较好!”

朱徽茵柳眉一竖,跟着露出不怀好意的假笑:“既然这样,那老板你干脆跟我一块去度假呗,那不就抬头低头哪里都能见到我了吗?”

明诚配合地做思考状,三秒后他为难地皱皱眉:“这不好吧?回头别人说我潜规则女下属什么的话就难听了,咱们还是在公司里多见见更合适!”

“你可以带个女朋友跟我一块去啊!”身为公司里最有战斗力的员工,朱徽茵毫无畏惧地直戳老板痛处:“虽然您这种眼里只有工作的人想彻底解决个人问题很困难,但毕竟长得帅又有钱,找个短期伴游解闷应该还是很容易的。”

明诚无语地白她一眼,忽而想起了什么,歪头坏笑道:“我记得你好像也就比我小几个月吧?这么大言不惭的,难道你的个人问题已经解决了?”

朱徽茵抿住嘴不说话。

于是明诚乘胜追击,抖抖那张休假申请,皮笑肉不笑地表示:“别说我不照顾老——员工,要是你能在五一前解决个人问题,我愿意再多放你半个月假,顺便还送你两张机票,飞全世界哪里都行!”

“说话算话?”朱徽茵眼睛一亮。

明诚相当肯定地点点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就不信了,以朱徽茵的挑剔程度和收入水平,真会为了这点蝇头小利而随便去大街上给自己拉个男朋友回来。

没想到,那人迅速转身打开领导办公室的大门,冲外面招呼了一声:“郭骑云,有事找!”

“哎!来了。”

十秒后,明诚看着面前那两个熟稔挽住手向自己秀恩爱的下属,惊得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你......你们真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半个月前。”朱徽茵笑得一脸得意。

看着领导那难得一见的懵逼脸,她还特别好心地主动谢媒:“感谢您这几个月堪比半夜鸡叫的高压催化,我们俩的同事情谊终于升华了!”

明诚失语数秒,将目光投向郭骑云,问:“那你为什么不申请休假?难道你们不是打算一块去度假的?”

老实孩子露出特别质朴的笑容,下一秒说出的话却差点没把老板气死:“哦,我不用请假,我打算直接辞职的!”

明诚再度瞠目结舌,忙问:“为什么?”

不管怎么摸着良心,诚总都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待郭骑云不薄,虽说之前让他加班是加的多了点,但各种奖金补贴都没少发,还有时下流行的什么人文关怀、组织温暖他自认也是应有尽有,他他他......老郭他这是为哪般呢?

郭骑云看看自己的女朋友,又看看老板,无奈地说:“咱们公司不是不允许内部嫁接吗?”

明诚皱眉想了想,少顷,他扶额叹道:“就为这个?人力是怎么跟你们宣导的公司政策?你们俩属于不相容岗位吗?”

郭骑云眨巴眨巴眼,回答得非常干脆:“不知道!”

“那你真想离职吗?”

“不想!”

诚总顶着满头黑线愣神,半晌,他叹了口气道:“那你就不用交辞职信了,赶紧出去填个休假单让我一块签了吧!”

“谢谢老板!”

由于这两人瞬间的反应过分同步了,明诚不禁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被人下了套。

这当口,朱徽茵微微一笑,变戏法般从记事本里拿出一张卡片给明诚:“为了感谢老板您的慷慨,我们也给您准备了一份礼物。这是一家新开的山中度假酒店,周边树多人少,绝对能充分满足您内心的隐居欲......对了,我还给您拿到了客户公司的协议价,比市价足足低了2000,相当于住一晚就是赚两千哦,保证您物有所值、不虚此行!”

明诚没好气地白她一眼:“住一晚赚两千,账可以这么算的吗?”

巧言令色行家继续卖力推销:“我已经跟财务确认过啦,您这段时间去,费用可以计入开办费里,咱账上还有不少余额,您要是不把它们花干净了,回头除了多缴税和影响明年预算咱们什么好处也没有呀!”

明诚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没发现你这话有点前后矛盾吗?你到底是希望我多花还是少花啊?”

朱徽茵干笑两声:“钱应该花掉,但不应该当冤大头那样花掉,嗯!”

明诚看着卡片背面那幅色调淡雅的山水小影,心念一动,蓦地觉得自己也是该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了。

“行吧,回头查查我的行事历,挑我空的时间给我定好房间。”

“是!”

“小朱?”

“领导有何指示?”

“你没收酒店回扣吧?”

“.......”

 

果然是新开张的酒店,大堂接待人员不仅业务流程生涩,连那种见多识广后绝不多看多问的世故做派都还没养成。

一个看起来像是刚毕业不久的小姑娘看到电脑里显示的预订信息,笑容殷勤地问道:“原来您也是民立公司的呀,是跟刚刚那位程小姐一块来出差的吗?”

明诚一怔,电光火石间,这个并不罕见的姓氏提醒他想起了为何会觉得那个一分钟前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女子那般面善。为了进一步确认,他不置可否地微笑道:“您说的程小姐是叫程珉吗?”

“对呀!”

话说到这里,接下来无论否认还是承认对方的猜测都不太合适了,于是明诚只是微笑,没有再接话。

“我给您安排了她隔壁的一间。”前台姑娘眉眼弯弯地递过房卡,显然是对自己的贴心服务非常自得。

“谢谢!”明诚只好再度笑着点点头,以满足对方想被赞许的殷切期待。

 

 

 

 

后记:

好了,真·阿诚嫂(话说这称呼真是内涵丰富啊)的名字已经出现了,get到的同学可以举手啦!

 


评论 ( 28 )
热度 ( 21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