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十七)

“呃......嗯?”吃惊得无以复加的明诚尚来不及表示自己的震撼,电梯已很快到了9楼。

“邀约一直有效,”说到这,电梯门完全开了,程珉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你可以慢慢考虑,回头再下来也行。”她按住电梯,最后补充道:“记住,11点以后先打电话,我怕我睡了会听不见敲门声。”

见她转身回家,明诚下意识地抬脚跟上,听见动静的程珉回头嫣然一笑:“不错,小伙子反应很快嘛!”

明诚深深望着她,觉得她的笑容里促狭远多于魅惑,于是他歪歪头,“我想.......你的邀请应该不是人们通常会想到的那层意思吧?”

程珉冲他眨眨眼,一边掏钥匙开门一边道:“楼道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是不是你进来不就知道了?”

明诚只稍稍犹豫了数秒,便心情复杂地跟了进去。

 

刚进门,忽见程珉拿手掌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哎呀!忘记了我家里没有男人的拖鞋,”她抱歉地看看明诚的脚,笑道:“尺码差太多了,也不好意思给第一次上门的客人穿我的小鞋,不然你直接穿鞋进来吧!”

听她这么说,明诚便晓得了,自己之前对程珉私生活的某些揣测原来全都不对(好吧!看来《楼下那个女人》这首歌完全不适合她嘛)。因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这回他很喜欢自己的判断力失灵,于是笑着提醒她:“今天下过雨,外面路面湿了,穿鞋进去太脏,你家里有鞋套或者垃圾袋吗?”

“好主意,”程珉弯腰在鞋柜里翻找,果然找出了一包蓝色鞋套:“好久没用过,都忘记它们的存在了。”

 

套好鞋,明诚起身,开始用目光丈量程珉的家——装修风格正是他想象中的所谓北欧性冷淡风,而与他想象不符的是房子的面积,太大了,尤其是对程珉这样的独居人士而言。超过150平米的四居室,至少该住个一家三口才比较合适吧?

估算过面积,明诚忽然想到有地方不太对:“我记得,你家这个位置,应该是个80几平米的两室才对吧?”

程珉微微一笑:“是啊!你现在看到的是两套房子打通的结果。”

 

你不是SOHO一族,普通住家为什么要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

这房子是你租的还是买的?

如果是后者,虽说你的收入不算低,可要靠薪水负担这样一套房子也不太现实。倘若是家境优越,以你的个人能力,怎么会甘心在冷板凳上坐这么久?

 

一时间,明诚心里涌上许多的疑惑,然而思忖再三,他终是一句也没多问。

看出他疑惑的程珉亦没有解释的打算,只是朝衣帽架努了努嘴:“外套可以脱了挂在那!”

明诚讷讷答应一声,还没解开扣子,就听程珉又补充了一句:“上衣多脱几件可以接受,但裤子请一定要保持在原位!”

“哈?”明诚双目圆睁,一时间都分不清自己究竟算不算被调戏了。

“听说惊讶可以让人暂时忘却烦恼,”程珉笑得一脸高深:“从你这几分钟的表情来看,我觉得这个说法非常有道理。”

啼笑皆非的明诚摸摸后脑勺,只能跟着笑道:“哦,原来这就是师姐振奋人的方式,受教受教!”

“这只是开胃菜,”程珉指着一扇紧闭的房门道:“真正的大餐在那里。”

“你该不会是在自己家里装修出了一个鬼屋吧?”这一刻,明诚真心觉得这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如果是的话,你进不进?”

明诚笑了,不管是不是激将法,他都只能按照示意走去打开那扇门才行了。

黑漆漆的房间,即便借着客厅的光,明诚也只能看见有几处金属的微光,具体物件完全辨不出来。

“开关在左手墙上。”程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明诚依言开灯,然后惊讶地转头看着程珉:“你说的大餐就是这个?”

身后那间近30平米的房间中央有一套架子鼓,各种大鼓小鼓,还有一些明诚叫不上名字的金属器。

程珉双手抱胸,笑眯眯地指示道:“你可以在里面尽情发泄,放心,房间做了隔音处理,就算你敲破几面鼓也不会有邻居上门来骂人的!”

惊讶过后的人面露难色:“可我并不会这些啊!”

“敲敲打打有什么会不会的,”程珉继续笑劝:“你进去去试试就知道啦!保证你出来时要比现在要舒畅得多!”

“那......能请师姐先做个示范吗?”

“乖,你先自己玩,我去准备喝的,待会儿再进来加入!”说完,程珉不由分说地走向厨房,只留下一句:“记得把门关好!”

明诚长吁一口气,果真听话地进去摆弄那堆从未接触过的乐器。

 

十来分钟后,已换上家居服的程珉端着一壶还带着炉火的茶进来了。

见明诚只是拿着鼓槌坐在那发怔,她皱眉递过一杯茶:“唉!我还以为你是个会听劝的人呢,没想到这么不给面子。”

明诚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试了,但敲得太难听,自己都不愿多听,所以还是等高手来帮忙洗耳朵吧!”

程珉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没有高手,不想敲就去那坐着喝茶吧!薰衣草加薄荷,总有一样能帮你降降火!”

明诚起身,笑嘻嘻地将鼓槌递过去:“我真的是诚心求指教!”

程珉板脸接过鼓槌,却是往后面桌上一放:“不用求,我也不会!”

“啊?”明诚自是不肯信:“不会的人怎么可能在自己家里做这么专业的布置?”

程珉又甩了个白眼过去:“有哪条法律规定家里有就一定要会吗?很多人家里摆着高档文房四宝,一样大字都写不好!”

明诚闻言,一仰脖喝掉杯中的茶,冲程珉笑道“我已经先干为敬了,师姐不能一点面子也不给客人吧!”

 

程珉默然半晌,终究没奈何地叹口气:“好吧,你说得对,是不能对客人太失礼。”

于是乎,明诚给自己又倒了杯茶,笑容满面地走去坐在对面沙发上:“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先声明,我solo的水平也不怎么样,所以只能用带音乐的!”说着,程珉打开音响,又拿出手机问明诚:“有什么想听的歌吗?”

“我都行,选你喜欢的就好。”

程珉拿着手机划拉了一阵,半分钟后才选定。

 

乍听到音响里传来少年时曾无比熟悉的旋律,明诚不由得怔住。程珉亦等了等,直到第二段才轻声将自己的敲击慢慢和进歌声里。

一曲终了,“再听一遍?”程珉很肯定地问听众。

明诚点点头。

听到第三遍,程珉对他说:“来试试吧!跟着节奏随便敲敲就可以,真没你想得那么难。”

这次明诚没有再推拒。

唔,这事是没他想得那么难,可也没有程珉说得那么容易。

在老师的帮助下,磕磕绊绊敲到第二遍时,明诚忽然叫了停:“我刚想到还有件事要办,必须马上回去处理了。”

尽管不明所以,可程珉也没有挽留,只说:“好,要是有兴趣的话,以后欢迎继续来玩,提前约一声就是。”

“我觉得你的方法很有用,”临出门时,明诚相当郑重其事地表示了谢意,又道:“如果不是真有事着急去做,我今天一定要多听一会儿的!”


评论 ( 30 )
热度 ( 20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