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二十一)

足足有十秒,明诚才彻底回过神来,他为自己的失态感到汗颜,忙致歉:“对不起,我只是太惊讶了,不过这也没什么,真的......那个,如果我早一点知道的话一定不会这么唐突。”

程珉淡淡一笑:“不必道歉,你其实什么也没做错,是我自己藏得太严实了,我也相信你不是那种狭隘的人。”

明诚忽然想到,如果仅仅是喜欢女人这一点,程珉的一些做派也未免太奇怪了些。就他所知,至少在他们生活的这座城市里,公开出双入对的同性恋者就不在少数。不能说那些人在生活中一点不平也没遭遇过,可无论怎么看,似乎都不存在能令程珉这样的非公众人物紧张戒备到这个地步的压迫吧?

当然,这些疑惑明诚只能在心里默念,不好真的提出来请对方释疑。

然而像程珉这样的水晶心肝怎么可能看不出明诚心中所想?只听她又道:“之前说的只是一句总结,详细的故事我会慢慢告诉你,不然你无法理解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说着,她往餐厅走去:“等一下,我去泡壶茶,回来再跟你细说。”

“要帮忙吗?”

“不用,你坐着休息会儿吧!”

 

不多时,程珉端着茶盘过来,两人在沙发上对坐着喝了一钟菊普。

“味道不错!”放下茶杯,明诚的称赞更像是一种没话找话。

程珉又替他斟了一杯,面容平静地说:“喜欢就多喝一点吧!这是菊花普洱,我以前那位的最爱,屯了很多,喝到现在也没喝完。”

明诚讷讷应着,一时间,除了喝茶也不知该接什么话才好。

程珉环顾四周,笑容又变得轻飘飘起来:“这房子是她的工作室,两套里原本只有一套是属于我的,不过她走后,就全归我了。”

明诚一怔,不晓得该如何理解“走后”这个说法——现在那人仅仅只是离开了上海还是说已经故去了呢?

如果是后者,那倒是可以更好解释程珉的种种怪异行止了。

程珉会意地抿嘴一笑:“她应该还好好活在地球的某处。”

几次被看破心思,明诚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想了好一会儿,他才想到个相对较安全的问题:“你们是在哪认识的?”

“幼儿园里。”

“嗯?”一时间,明诚差点把已经咽下喉咙的茶水又喷了出来。

程珉见怪不怪地将茶几上的纸巾往他那边放了放,又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致歉:“没关系,换做是我第一次听到也会这样吃惊的......小时候我们两个人家里离得近,上的是同一所幼儿园。”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一刻,明诚满脑子考虑的居然全是这种情况下两个人是该叫青梅竹马还是青梅青梅更合适的无聊问题。

好在程珉也不理论他的失神,径自讲了下去:“后来小学我们同校同班,初中同校不同班,一直到高中,她爸爸妈妈移民去了加拿大,我们才第一次长时间分开。”

明诚想了想:“那个时候......”才问到一半,他又把话头截住了。

程珉会意,微笑着摇摇头:“我们一直是最要好的朋友,很亲密,但跟其他女生之间的亲密并没什么不同,我们互相探索、分享的那些东西,很多没有发展成恋人的女生之间也会做的。”

虽然没有过类似经验,但明诚还是点了点头。

“她在加拿大待的那一年多我们每天都会通过网络联系,无论什么知心话都会毫不隐瞒地跟对方说,包括跟自己男朋友进展到什么地步了这些。”

“嗯?男朋友?”明诚愕然。

程珉苦笑着点点头:“是,我交过男朋友,并且不止一个。”

明诚除了讷讷“噢”一声,依然无话可接。

“高考结束后,她突然跑回来了,告诉我,她已经通过了留学申请,将会跟我一起在上海上大学。”

“上海?”明诚面露疑惑之色,作为自己的校友,程珉不应该是在北京上的大学才对吗?

“是,从前我的志愿一直都是来上海,没想到分数出来后比预想中的要高不少,在父母的建议下,我填了北京的大学。当时出于各种考虑,我想等收到录取通知书后再告诉她,没想到她也秘密策划了这么大的惊喜,于是我们就这么完美错过了。现在想来,也许很多事情当时就已经注定了。”说到这里,程珉露出无奈的一笑:“本来是很开心的重逢,就因为这个,她当场哭了很久,直到我告诉她,去了北京我就不会再跟那个初恋小男朋友继续交往了,她才稍微安慰一点。”

“为什么不继续了呢?”此言一出,明诚自感自己的关注点好像有点偏,于是又补充道:“是因为她吗?”

程珉望向天花板,思忖片刻后道:“也许潜意识里是有这层原因吧,可当时我不知道。其实过了交往之初的悸动期,我对他的感觉就已经很淡了。但那个男生人不错,我想不出什么正当的分手理由,所以就一直等到毕业后才友好分手。”

莫名地,明诚想起了跟程珉这种完全不同的另一段失败的校园恋情。虽然那一对分手分得撕心裂肺,他还是觉得汪曼春比程珉的初恋男友要幸运的多——因为明楼会用一辈子来缅怀旧情,而那个男生,不过是程珉人生路上可有可无的一块砖石罢了——他有些同情那个男生,却理智地没叫程珉看出来。

“然后你们俩就开始了?”

程珉摇摇头:“咱们学校的情况你了解的,大一新生很忙碌,忙着适应新环境、试着参加各种社团活动,还有公共课的压力也不小,时间总觉得不够用,跟她的联系反而越来越少了。”

明诚细细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大一生活,程珉说的那些他能理解,自己身边的同学有很多的确是那么过的。可他向来是个目标明确有的放矢的行事风格,并没有被那些新奇的活动乱花迷眼,即便加入民乐团,也只是为给自己找个可以方便练琴的地方而已,他从未往上台方向努力过。那时节,给远在法国的明楼写邮件收邮件才是他最重要的课余活动,每周一封是雷打不动的惯例,碰上有特别事项时,一天写一封的情况也是有的,搞得同宿舍的人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他是在给女朋友写情书。

想到这里,明诚不禁又同情起那个女孩子来了——千里迢迢回来,想尽办法要跟程珉一起上学,应该不仅仅是出于友情那么简单了。可惜她喜欢的人,不仅没能用同等的感情回报她,居然一到新地方就把她抛诸脑后,连联系频率都无法保持了。

明诚轻叹一声,问:“后来是她主动找的你吗?”

程珉神情复杂地咬住嘴唇,半晌才道:“大二的那个十·一假期,她跟一个男生来学校找我,说那是她在网上结识的男朋友,要介绍给我认识。后来,我找了个机会把她拉到一边,跟她说网友不靠谱,尤其对方还是个比她大好几岁的社会青年,不能随便跟这种人深交。当时她一脸严肃地问我:‘既然这样,那你有靠谱的人介绍给我吗?你现在有师兄男朋友了,我没有,你跟男朋友在一起没空理我,我只好先找一个是一个了。’我那会儿没多想,只觉得她这么赌气胡来不行,于是第二天就让我男朋友带了个人还不错的师兄来四人聚会。”顿了顿,程珉扯着自己的头发道:“其实那个师兄真的不错,可我还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合适。当天晚上,我陪她住在学校外的酒店里......”程珉看看明诚,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少顷,她语焉不详地说:“其实我一直都没太搞明白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反正那天晚上开始我们就在一起了,第二天我去跟当时的男朋友分手,很顺利很平和......”

听到这里,明诚的同情名单中又多了一号倒霉蛋。

程珉沉沉叹息一声:“也许就是因为最初一切都顺利平和得过了头,所以我们才忘了对这世界提起应有的警惕,面对变故才会那么手足无措。”


评论 ( 25 )
热度 ( 20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