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的诅咒·番外之六一特别篇(上)

唔,提了几句阿诚哥的孩纸,就当是我蹭上今日热点的依据吧,(#^.^#)

这篇番外的时间线比上章正文往后拉了很多,写的是明楼第一次见侄女的始末(然而侄女的戏份会少得可怜~~~)

所以该算是一篇话痨又三八的明家日常


接到参会邀请时,明楼一看到举办的时间和地点便下意识地不大想去。然而由于主办方颇有些分量,邀来大牛云集,使得几场研讨会皆很有参与价值,因此不管为学校还是为自己,都不便推掉。

几番思量后,明教授选择在周末的家庭聚餐桌上宣布自己的公出计划:“前两天我接到通知,下个月中我要去斯德哥尔摩开会。”

他说得轻描淡写,大姐便也不以为意,只是顺口应道:“噢,要去多久?”

其实桌上最快有反应的人是明诚,在明楼话音刚落、大姐尚未开口之前,他已吃惊地直起背脊,好在他应变的反应也很快,不等其他人发觉,他又迅速松弛下来,只是不着痕迹地瞟了左手边的明楼一眼。

明楼看似一无所察,只向大姐据实禀报:“现在定的是七天。”

大姐点点头,此刻她正满心纠结着要不要动用家长权威硬提溜明台去见见苏医生的海归表妹,因此完全没有余力多想这个总是在到处参会的老大多开一次会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时,不知己身自由即将受到侵犯的明小少爷思维敏捷地发现了其中机窍,遂一脸惊奇地问道:“下个月那时候不正是小海生日吗?大哥你是特意选日子去的吗?每年这时候阿诚哥都会休假去那边,你们这回是一块吗?这样的话,大姐,不如我们也去吧?您不是一直都说想去看看小海的吗?”

听到小弟这么说,明楼一时不知是喜是忧,只能下意识解释起一个其实毫不重要的问题:“会议又不是我办的,我哪能决定什么日子去?全是听人家安排!”

被拉回注意力的明镜听到明台的主意,先是眼睛一亮,继而皱起眉头:“下个月我不一定能走得开,好像还定了几个会要开,我和阿诚全不在的话......”她沉吟片刻,笑道:“待会儿我让小李查查,看那些安排能不能改期,难得有这样好的机会......”

“大姐!”在决议做出前,明诚不得不出言打断道:“您还是稍缓改期吧,下个月是考试的时候,明台应该走不开的,探亲可不是学校能够接受的缓考理由呀!”

大姐张大眼睛看向明台:“那时候真有考试吗?”

明台无奈地点点头,小声道:“也不是多重要的课程,选修而已,机会难得嘛,大不了我下学期再重修一回好了。”

大姐眉头高吊地横他一眼:“这怎么行,读书哪能是这个态度呢?”

大哥也冷哼一声:“你是知道自己过不了才故意找理由逃避的吧?难道你这学期就只用考一门选修?明天我去找教务调你的选课记录,看看是不是真的!”

世上比跟自己大哥待在同一所学校更惨的事就是他在教书,而做弟弟的你在那里读书。

明小少爷哀怨地瞟了一眼最先出卖自己的阿诚哥,又转头堆起笑容看向家中说了最算的家长:“大姐,我只是随口提个建议,您觉得不行咱们不去就是了,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准备考试的。”

听到这话,大姐转嗔为喜,同时心里也暗暗打定另一项主意,笑道:“好,知道用功就好,要是考得好,姐姐还有个惊喜要给你呢!”

“什么惊喜呀?”

“到时候就知道了。”

“您现在告诉我,我学习会更有动力的呀!”

大姐依然笑而不答,转而对明诚道:“那下个月我和明台就先不去了,替我们向小海说一声。”

明诚点点头。

大姐看着他,忍不住叹道:“你不要嫌姐姐啰嗦,可你跟小珉老这么犟下去也不是办法呀!小海一天天长大了,你要尽快把她们俩接回来才是。”

明诚面露难色,却不得不点头应道:“好,我知道了。”

“你每次都这么说,却每次都没结果......唉!我是越来越不明白了,你们夫妻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呢?”说着,她看了一眼明楼,又道:“不如趁这次让你大哥去劝劝小珉吧,他向来是最会给人做思想工作的,你说了没用的话,让他去说,没准就有用了呢!”

此言一出,明诚脸上仅剩的那丝微笑马上僵住,明楼则默默喝了口汤,好掩饰自己面上浮现的不情不愿。

片刻后,明诚讪讪回道:“大哥是去工作的,每天开会很辛苦,我们就不要再给他安排额外的工作了吧!”

明镜正想回说这点小事算什么工作,那边话题当事人已经主动接过担子:“放心吧大姐,我既然去了肯定会视情况劝一劝的,只是这种事,咱们局外人搭不上多少话,您也别对我太抱希望了。”

明镜张了张嘴,最后只是叹息着点了一下头,再无多话。

 

饭后,明镜寻了个由头,将明楼拉到自己房中单独叙话。

“这次你去,能劝和是最好,”大姐叹道:“但我也知道希望不大,所以,我想你去寻个答案回来。”

“什么?”

“看看小珉在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明楼瞬间会意:“您是想让我看看她是不是真像阿诚说的那样还是一个人?”

明镜点点头:“对,如果真是一个人,怎么会这么多年带着孩子独自在外面呢?阿诚年年去,又年年带不回来人,这不合常理呀!”

明楼皱眉想了想:“您分析的有道理,可您有没有想过,既然阿诚他不愿意让我们知道,我们这样戳破难道不怕他难堪吗?”

“哎呀,我只是让你去探探情况,谁让你戳破了呀!到时候你看出了什么端倪也别声张,只回来悄悄告诉我,让我心里有个底就行了。”

明楼沉默着,不说答应,也不说拒绝。

于是大姐又叹道:“你不要觉得我这是多管闲事,阿诚那孩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从小就爱把事憋在自己心里,不像明台,累了疼了都会跑回来诉委屈,我们便知道该如何照料帮扶......我最怕的就是,万一小珉在那边已经另外成了家,阿诚他为了面子不愿让我们知道,回头又把自己给耽搁了!还有就是,知道底细后我才晓得哪些话当劝哪些话不当劝,不然无心说错了,不是白让他难过吗?”

此话甚有道理,饶是明楼再不甘不愿,也不得不点头道:“您说的是,我会注意的。”


评论 ( 17 )
热度 ( 20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