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三十三)

明诚打开家门,发现程珉正独坐在沙发上等候。

“回来啦!”听见声响,她转头冲明诚打招呼,声线虽然平稳,但红红一片的眼圈还是出卖了她的真实情绪。

明诚有些惊讶会在这里见着她,却不好问,只能强笑着点点头:“是,我回来了。”

“吃过饭了吗?”

明诚一愣,他是真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吃没吃过了。

程珉抿抿嘴角:“看样子应该是没吃,我见你出去了这么久,还以为你连晚饭都吃了呢。”

明诚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整个下午都在外面游荡,还是饿着肚子那种。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的确没吃,你呢?”

程珉摇摇头。

“那我们出去吃点,或者叫个外卖?”

“不用了,我把楼下冰箱里的菜都拿上来了,该洗该切的也弄好了,下个锅就能吃。”

明诚往厨房走去:“那我来弄吧!”

“一起弄吧,快一点。”


十来分钟后,两菜一汤上了桌。

两人胃口都不佳,明诚见程珉只喝了半碗汤就放下筷子,不由得劝道:“你这也吃得太少了,再吃点饭吧!”

程珉讷讷应着,听话地提箸又扒拉两口。

明诚喝完自己那碗紫菜蛋花汤后也没胃口再多吃,心里斟酌一阵,终于决定主动开口:“那个……宋琪呢?”

“回酒店了。”

明诚噢了一声,一下子又不知该从哪里说起才好。

程珉再度放下筷子,望住他:“看我们长得那么像,你很惊讶吧!”

明诚点点头:“开始我还以为是你的姐姐妹妹呢。”

程珉淡淡一笑:“从小我们就一直在面对这种疑问,虽然双方家里都表现坦然,但我们经常疑心背后会不会有类似于电视剧那样的隐情。我们努力搜寻生活中的蛛丝马迹,然后交换线索,一起做各种推论,这些真可算是我们中学时代最爱的消遣。那些无法证实的秘密猜想把我们和其他普通朋友隔成了两个世界,因为那个专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世界,所以我们在对方眼里才会那么与众不同。”

明诚点了一下头,表示明白。

“可我们并没有乱伦的偏好,”程珉接着解释道:“当决定在一起时,我们悄悄去做了鉴定,结果表明我们不存在任何亲缘关系,长得像纯属巧合!”

除了继续点头,明诚没有别的可说。

说到这里,程珉忽然停住了,开始一口一口闷头吃菜。


就这样,两人默默吃完了沉闷的晚餐,又一起收拾好碗碟。

“要不要喝茶?”程珉问。

明诚条件反射般摇头:“不用了,吃太饱喝不下!”

再度坐回沙发,明诚见程珉此刻没有回楼下的意思,便又问道:“宋琪她打算留在上海吗?”

程珉叹了口气,摇摇头:“她希望我能跟她去瑞典,她说她连学校都帮我申请好了。”

“瑞典?”

程珉又沉沉叹息了一声:“从前我很喜欢北欧,有段时间我们一直说要去那里生活的。”

明诚眼光一暗,酝酿了好一会儿才勉力笑道:“那现在正是个好机会啊!”

程珉吃惊地望着他:“你希望我走?”

明诚淡淡一笑:“我希望你能摆脱枷锁,轻松地生活。”

“走了就能轻松?”

“问题不是走到哪,而是跟谁一起走。”

程珉目光闪闪地凝视着他,半晌才说:“你觉得我可以无视她从前的逃离?”

“每个人都会有怯懦的时候,”明诚叹道:“复合的关键从来就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也与勇气无关,关键在于你是不是真的想要她,想得无论她做过什么你都愿意当没发生过。再说了,如果不是感情太深,你又怎么会如此失望?既然感情已经这么深了,又何必计较?毕竟这世上根本没有不犯错的人。”

“所以你的建议是让我跟她复合?”

“我没有权利提这种建议,我只是希望你能慎重考虑自己的幸福。”

“难道幸福只能是跟她,我跟别人就不能吗?”程珉皱眉问道:“比如我和你不行吗?”

明诚抿嘴笑了笑:“你和我啊……得到短暂的快乐没问题……可惜你跟我在一起只能得到一个合作伙伴,却不能得到足以告慰平生的爱情。我觉得只有后者,才是幸福的来源。”

程珉慢慢垂下头,低声说:“也许你说的有道理!”

“别担心,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半分钟后,程珉再度抬头看他,问:“可我走了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的吧?家里那边不好交代,公事上你还会欠梁仲春人情,我们是有约在先的,这对你太不公平了!”

明诚微微一笑:“不可抗力、情势变更,签订了的合同都能允许无责解除,何况我们那点君子协定。你放心吧,现在离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家里没什么不好交代的。至于公事嘛,欠不欠人情大家都要一起合作赚钱,你就更不用操心了!”

程珉长长叹了口气:“看来的确没什么好担心的,你的方案向来都是这么无懈可击!”



半个月后,明诚独自回明家吃饭。

“小珉又加班吗?”大姐问道:“今天有她爱吃的老妈蹄花,错过真可惜,我让阿香装好给你晚上带回去吧!”

明诚阻止欲起身去厨房吩咐的大姐:“不用麻烦了,大姐。”

“装个饭盒哪里就麻烦了呀!”明镜笑着指指他:“小珉工作那么辛苦,你这当丈夫的不会疼人可不行啊!”

明诚神色尴尬地拉住大姐,又扫了一眼对面若无其事看杂志的明楼和专心致志打游戏的明台,心一横,干脆直言道:“我带回去她也喝不着,我们已经决定要分开生活了。”

“什么?”明镜瞪大眼睛:“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分开生活?”

说话间,大哥和小弟近乎同步地放下手中物件,将关注点移到明诚身上。

“我们决定离婚了。”

“出什么事了?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离婚啊?”

“我们觉得各自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不适合再共同生活下去了。”

大姐对明诚这种外交辞令般的说法相当不满意,几乎是吼着问他:“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以前没结婚,在外面应酬多就算了,成家了怎么还不知道收敛呢?”

得,听这话,看来明董事长平日里没少听到坊间流传的闲言碎语。

明诚一脸无奈,只能讷讷解释道:“没有,不是那方面的问题,是她想出国念书。”

听到这话,大姐肝火稍平,嗔道:“我还以为出了多大事呢,想深造是好事呀,哪有为这个就把家拆散的,现在通讯、交通都那么方便,出国念书有什么大不了的?何至于为这个要离婚呐!”

明诚摇摇头:“可她出去就没打算回来了,我又不想移民,所以还是长痛不如短痛吧!”

大姐气结:“这叫什么话?你们这不是把婚姻当儿戏吗?不行,我得去找小珉谈一谈,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此情景,明楼赶紧过来帮着安抚明镜道:“大姐,清官难断家务事,您先不要急,慢慢把事情了解清楚再说。”

“是啊大姐,我相信阿诚哥不是那种人,如果他真让小珉姐受委屈了,她一定会来跟您说的。”明台乖觉地过来拉着大姐的胳膊帮劝:“你们之前不还经常一起喝茶逛街的嘛,那么多机会,她从没跟您抱怨过阿诚哥有什么作风问题的吧?再说,我觉得她就是那种事业至上型的女强人,所以想出国深造真是一点也不奇怪。如果真是这个理由,您这么跑去找她说,倒显得像去兴师问罪的,多不好看呀!”

两人好说歹说,总算劝住了大姐的急脾气。

最后,明镜白了他们一眼,丢下句:“随你们去吧!反正我是管不了了!”,说完便回房间生闷气去了。






评论 ( 35 )
热度 ( 18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