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AU】关于如何明示钟情(下·一)

11.

明楼仔细考虑了三天。

明楼深感意外,因为明诚的这次追求打破了他对同类事件的固有印象——无论男女老幼,这世间的追求行动大多充斥着暧昧与试探,所以给人的感觉总是黏黏糊糊的。而明诚则截然不同,这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里他一直表现得冷静又干脆,丝毫不带任何黏腻感。倘若没有事先声明,明楼很可能根本感觉不到自己正在被人追求着。

纵览全程,明楼觉得自己更像是跟一个很能自得其乐的朋友优哉游哉地度了个内容丰富的长假,在享受他的厨艺和妥帖之余又毫无被不可接受之人近身缠住的紧张感,整个过程从头到尾都是轻松惬意的。

其实追求这种事吧,从来都是多一分则嫌痴,少一分则嫌骄,而明诚却能将自己的行事分寸不多不少地定在了那条名为恰到好处的微妙中线上。

明楼怎么也想不通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是怎么能拿捏住如此精准的分寸感的?

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开始时,明楼甚至有怀疑明诚的种种行动之目的也许并不在于追求自己。然而一转念,他又觉得这想法肯定不对。因为明诚不止一次地明示过这方面的意思,而且他眼睛里的光更是骗不了人。再说即使是出于别的目的,也没必要在被拒后还要坚持共同出游吧?反正明楼是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值得这样一个大好青年跑来虚与委蛇的!

说到被拒的反应,这也是明诚的另一大令明楼惊叹之处——他每次都表现出近乎完美的落落大方,以至于明楼从没感觉到那种不得不拒绝别人时常有的不自在。

是啊!自在,明楼总算找到了最能准确描述与明诚待在一起感觉的词语——就是那份自在感,两人间似乎存在着某种不可思议的契合,在一起独处时,哪怕是一般人常觉紧张的无言对坐状态,明楼心中也是平和多过尴尬。

 

可自在并不能等同于爱情,对于后者来说,舒服的状态反而是很少见的——爱情是一种病,它伴生的通常是激情、焦灼以及各种近乎癫狂的情绪起落——这也是明楼为何空窗这么多年的原因。他一直认为,自己作为一个搞学术研究的,尤其还是研究经济学的,应该是个纯理性主义者才对。哪怕作为人类,无法达到百分百脱离感性思维,他也应当努力鞭策自己向更理性的那一端靠近。

思及此,明楼得出的结论是:自己的确喜欢与明诚共处,但尚未达到爱上他的程度。至于今后两人该如何界定彼此的关系,他左思右想也无法得出一个满意的方案。因为他既不想后退成普通亲友,也不愿朝过于狂热的感情方面发展。

这矛盾看来无法调和,着实令人头疼!

陷入两难境地的明楼又想到——既然这是双方的关系,那么理应与另一方商讨一下才是。也许以明诚那令人惊叹的机敏,可以给自己一个具有可行性的解决办法也未可知?

 

12.

这天夜里,明楼给明诚发了一条信息

-你什么时候出发?

-下周五,怎么了?

-你做的熏鱼我一直没吃到,想知道你走之前还有没有机会吃?

大概五分钟后,明诚才回复

-应该没有了吧!近期有很多事需要处理,没时间做那么费功夫的菜了。

-做饭的时间没有,吃饭的时间总该有的吧?

 要不明天我们一块吃顿饭吧?有些事想跟你聊聊。

-对不起大哥,我真的没时间,有事电话里聊可以吗?

明楼想了好一会儿,纠结着是继续强邀他出来喝一杯还是在电话里直说比较好,最终他决定尽量尊重对方的意见

-那你现在方便电话吗?

 

一分钟后,手机上显示了明诚的来电通知,明楼赶紧接通。

“不好意思啊!但我想这事还是尽早跟你说比较好。”

“没关系,有什么事您说吧!”

明楼非常不适应对方忽然用这样恭敬的语气跟自己说话,不由得愣住了。

电话那头的明诚等了好一会儿,终于耐不住:“大哥?”

“啊!抱歉,刚有点事。”明楼迅速整理了一下脑中的思路,轻咳一声道:“是这样,你之前说的那件事我现在有了点不同的想法,所以想告诉你并跟你商量一下。”

这回换明诚沉默了,明楼没有催促,约摸半分钟后,电话里才传来明诚的声音:“什么想法?”

“我想告诉你,你的努力并不是毫无效果,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像你希望的那样......同样喜欢你,但在我心里你已然是个相当特殊的存在,我不能再违心说自己只把你当弟弟了。”

电话对面一片沉默,明楼稍等了一会儿又道:“但是我现在也不确定我们今后的关系究竟会怎么样,这几天我一直在认真考虑,可惜没有得到答案,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

电话里依然沉寂,明楼默数10秒后唤了一声:“阿诚?”

明楼听到了一声很清晰的叹气,随后对方终于开口了:“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眼下你有一点喜欢我,但还没有到爱情的程度,未来也许会爱上我,也许不会?”

“差不多是这样,而且我无法承诺什么,”顿了顿,明楼又解释道:“我是说,我无法保证如果你再多追一段时间就一定会达到让我爱上你这样的结果......在我的人生计划里,现阶段还没有要开始一段恋情的打算,我一直非常享受自己的单身生活,但跟你在一起也的确是很快乐,硬要在这二者中选择其一对我来说是很艰难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嗯!明白......那么您想要我的什么意见呢?”

“眼下我需要你的意见来帮我做决定,为了公平起见,我必须向你坦白所有的风险,我不想误导你,不愿给你希望又令你失望。”

明诚发出了一声不知是低笑还是叹息的声响,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明白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把感觉到的快乐全放进回忆里存档吧!”一阵短暂的停顿后,明诚语气坚定地补充:“这就是我的意见,最终意见!”

听到这种回答,明楼不由得怔住了,也不知自己究竟怔了多久,电话那头的明诚始终没有催促,只是耐心等着,终于,明楼轻轻应道:“那好吧!”

“嗯!”明诚很清晰地应了一声,话说到这,按程序是该道别挂电话的时候了,可明楼忽然又沉声道:“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明诚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完后才开口:“来得快的东西往往去的也快,这两天我好像已经放下不少了,估计再过几天就能彻底恢复。你的假设其实相当诱人,可我必须要做最坏的打算,倘若你经过一段时间后还是无法爱上我,或者爱上后很快又不爱了,到时我承受的打击一定会比现在大得多!”

明楼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的确是很有道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什么?”

“工作对我很重要,即使你现在就已经爱上了我,下周我还是会登上飞机去外派,我们将隔着大半个地球,很长时间都不能见面。我其实是一个无法接受远距离恋爱的人,我觉得这种束缚对双方都不公平,而我也没有忍受相思病煎熬的信心......所以,趁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就结束是最好的选择了。”

明楼只能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是,你说的对,这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了。”

明诚踌躇数秒后还是准备结束谈话:“那么,就这么说定了?”

“嗯!说定了。”明楼答应着,却又赶在对方道别前问:“我能去送送你吗?上次的道别太仓促了,我想......”

“还是算了吧!”明诚长叹一口气,终是硬着心肠拒绝了:“我这人有点意志薄弱,到时候在那种气氛下很可能会无法自控地做点出格的事,可既然已经作出决定了,我想就没必要再给将来挖坑了。”

其实明楼很想反驳说“最多不过是一年半载的分别,倘若双方真能在现场情不自禁到了那个程度,又有什么等不了的呢?”,电光火石间,他又转念想到这或许只是明诚好心的托辞,万一到时在机场只有自己一个人情难自已对方一定会很为难的。于是他只得咽下已到嘴边的话,若无其事地笑笑:“好吧!那我就提前祝你一路顺风了!”

“嗯,谢谢大哥!”



后记:

顶锅盖说一句,喜欢遗憾美的童鞋可以当这章就是结局了哈!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是整小甜饼的料了,┭┮﹏┭┮

评论 ( 60 )
热度 ( 1700 )